Diabetes-2834

🐾

红药

432天:

BGM




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




易烊千玺把甜筒的包装纸扔进了垃圾桶。




王俊凯跟在他身后,俊美的脸上是恰到好处的温柔,多一分则夸张,少一分则疏离。




这人自成年后就很懂得如何把握分寸。




其实易烊千玺蛮希望可以在对方身上找到一点破绽,抓住,攻击,以此将两人都困在无边的深渊里。




但他做不到。




舍不得是一方面,其次王俊凯也从不轻易将弱点示人。他们的思维和各方面很相似,这就意味着王俊凯能在他的一步棋下到位之前先行做好防守。




-




他们就这样沉默不语地穿过喧嚣嘈杂的地铁站,流浪汉拿着碗乞求钱币,街头艺术家的小提琴颤着弦。




易烊千玺停下来听了一会,王俊凯也跟着立住脚。




整座城市被灰蒙的云雨罩住,像一个来不及张开血盆大口的怪兽。旁边有人点了一根烟,白雾缭绕,模糊了灌木与丛林的轮廓。




他该向哪走呢,公寓还是咖啡厅?路灯投下一圈圈的光晕,像石子掷入水中后荡开的涟漪。




就一句结束吧,怎么会那么难讲呢?易烊千玺搞不明白。




他向来是率性的,果断的,潇洒的,利落的,像一把刀。




连应该计划周全的旅行也是说走就走,目的地随心定,背包里只有地图,没有充电宝。




而对着王俊凯的时候,却变得钝了。没有缘由,莫名其妙。




-




易烊千玺起先还窝在家里,后来王俊凯搬去北京,就合租了一个公寓。




面积不大,但应有尽有。王源偶尔行程方便,也来做客。




他和王俊凯的感情发展毫无浪漫可言,偶像剧套路在现实中是行不通的。就只是日积月累的默契,习惯,合拍,堆在一起或许能够算是比友情更深一层的关系。




即便不全是,也很接近了。




-




与其他合租人不同,他们之间,难得地没什么争吵。




易烊千玺瘫在沙发上刷微博,做客的王源坐地毯上吃零食逗猫,王俊凯靠在易烊千玺身上,要么睡觉要么看视频。




他的房间最乱,平日不见人时不修边幅,处女座也不嫌弃他,在节假日会买几件像样的同款回来,让易烊千玺换上,再推着他去剪个头发,清爽的刘海下露出英挺的眉。




衣服之所以不需要易烊千玺去试穿,是因为王俊凯对他已经足够了解。




各方面的,各种意义上的,足够了解。




所以他曾认为这就是最理想的生活。日子就这么细水长流地淡着,也没什么不好。




谁知道淡着淡着就倦了。




易烊千玺不小心吸入一口二手烟,呛进肺里,一个劲地咳。




王俊凯上前帮他顺气,拍着背的手带了滚烫的体温,贴着肌肤渗进血液里,和夏日温热的风一块消散于无形。




-




他不知道在为了什么犹豫踌躇。




要真的把分手要求提出来,王俊凯一定二话不说就会答应的。正如对方对他的三围了如指掌那样,易烊千玺看王俊凯也是庖丁解牛,哪里是骨哪里是肉,他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要清楚。




王俊凯黏人归黏人,该放手时也很痛快。




是他自己不舍得吗?好像也没有。该做的都做过了,该看的也都看过了,不亏,不缺,不遗憾。




人都是那样的,得不到的可惜躁动,握在手中便有恃无恐。烂大街的歌词也不全是矫情,艺术都来源于生活。




-




易烊千玺没和王俊凯说,他昨晚又梦到了他们的年少。




先是三个人挤在娃娃机前,商量着轻松熊还是Hello Kitty更好。须臾画面一转,光线明亮,人声喧嚣。




那么大一个机场,他其实一眼就看到了王俊凯。




但在那之前,他已经听到了类似于警告的话语。




——别抱他。




耳机音量调得太高,网络歌手慵懒沙哑的歌声刺得耳膜有些疼。




可是故事,从来就是难以预料。一眼云烟,温柔不能变成拥抱。




-




天色很暗。易烊千玺看了看落在枝头啼叫的鸟,他说,王俊凯......




后面的话像老旧录音机里的磁带一样卡壳。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干净的漂亮的桃花眼。




你先回家吧,我想一个人走走。




王俊凯很听话地转身,往反方向走了。易烊千玺自嘲地笑了笑。




他刚刚说,回家。他竟然说回家。




在无意识的情况下。他原来把他们合住的公寓当成家了。




-




聒噪的蝉鸣听得人心情浮躁,明暗的烟头在空气里闪烁,像天上的星。




再爱吃的零食,买一箱来,每天一包,事后看到包装袋都会打寒颤。




与人相处也是同理。




所以易烊千玺还是没想清楚,他究竟为了什么,死活说不出那一句话。




-




路灯一盏一盏地晃过去,营业的大排档亮着白炽灯。易烊千玺走进去,虽然并不饿。




两碗抄手。




对上店员略微诧异的视线,易烊千玺顿了顿,不好意思,是一碗,口误。




女店员们善意地笑,易烊千玺也跟着笑,两个梨涡停在嘴角。




王俊凯要是在旁边,就得叫两碗。




吃完了,他又推门来到街上继续晃荡。年轻的情侣坐在木凳上搂抱接吻,不顾路过的人投以各异的目光。




热气十足的风裹着青草味吹来,易烊千玺的眼皮有些沉。要是跟王俊凯走,他干脆就跳上少年的背让对方背他了。




未散的辣气萦绕在鼻尖,红油的味道扩散于唇齿。他的脚步变快了,额发被吹得凌乱不堪。天上的星光倾倒下来,洒了一整条马路。







凌晨的街道很安静,人影稀疏寂寥,像电线杆上站立的麻雀,在长久的驻足里变成五线谱上的音符,无声地,安静地,奏一首孤独单调的交响曲。




易烊千玺看着方框里红色的小人影,半分钟后转黄转绿,洗得发白的球鞋踩在斑马线上,不远处传来汽车急刹的声音。




王俊凯。




王。俊。凯。




天气太热,他整件衬衫都湿透了。暖风从牛仔裤的破洞里灌进去,吹得晒黑的膝盖直冒汗。




影子拉得很长,一条茕茕孑立的细棍。




另一片阴影覆过来了,耳边传来熟悉的略有些沉的嗓音。千玺,我们回家吧。




易烊千玺没说好,也没说不好。他把骨节分明的手伸出去,放在一个干燥而温暖的掌心上。




七月要来了。



评论

热度(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