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betes-2834

🐾

见好不收

432天:

梧桐一棵,大纲文,先虐后甜,HE。




BGM




同曲异文:旧友




很多东西今生只可给你 保守至到永久 别人如何明白透






“邬童,你要以全局为重。”班小松苦口婆心,就差没洒几滴泪以表真诚。“个人恩怨咱们就先放到一边,你和尹柯分别是全校最好的投手和捕手,要是真的组成搭档了,指不定冠军就成咱们的了。”




被他叫到名字的少年没说话,冷着一张脸把矿泉水瓶盖拧开,灌了几口下去。




“我说你们到底是有多大仇啊?”班小松一个头两个大。“他抢了你前女友?借你八百万没还?考试时传了错误答案给你?”




邬童把书包甩到肩上,大长腿一迈,两米开外。




“喂,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邬童?邬童!”






正是最炎热的夏季,穿着长袖的邬童热得满头是汗,靠着站牌在书包里翻纸巾,一只修长的手把干净的手帕递了过来。




邬童冷哼一声,毫不犹豫地拍开那只手。




“别在这给我装好人。”




尹柯也没生气,把手帕叠好放口袋里,温温和和地笑了笑,走到一旁去。






两个人坐的是同一路车,一个在靠窗的位置,一个跑到最后一排戴耳机听歌,素不相识的模样演得可逼真。




机械的人工提示声响起,邬童下了车,等自己的人影被另一片影子覆盖,冷声开口道:“你真不加?”




尹柯梨涡浅浅,一副温润如玉的样子:“不加。”




邬童转身就走。




“邬童。”






要是尹柯道个歉,或者服个软,他就......




很快这样的臆想就被打断,尹柯笑道:“你要是求我,我就加。”




求你大爷。




邬童黑着脸朝家的方向走,身后传来尹柯的低笑声。




这个世界上不会有比尹柯更讨厌的人了,邬童再次确定了这个数日来在脑海里盘旋的念头。






第二天的训练也还是毫无进展,班小松愁得快秃了。




“不行,这样真不行。”他来回踱步,看着面无表情的邬童和神情沮丧的捕手。“默契度上不去,练一个世纪也是白搭。”




邬童把袖子向上拉了一点,在烈日下眯着漂亮的桃花眼。




“唉,要是尹柯还在......”班小松嘟囔了几句,实在是忍不住,拿着可乐猛地往教学楼跑。“你们继续练啊,我去上个洗手间!”






做习题做到一半的尹柯被班小松硬拉生拽到了走廊上。




“尹柯,算我求你,入了棒球队,哥每天请你吃一串烤羊肉......”眼看尹柯并没有动心的意思,班小松肉疼地犹疑道:“两、两串?”




还是没回应,班小松心在滴血。




“三串,不能再多了。”




尹柯笑了笑,朝班小松身后努了努嘴。






班小松怀着不好的预感转身,邬童冷冰冰的俊美面容映入眼帘。




“哎呀这么巧你也来上洗手间呀......”




班小松的卖萌未能完成,邬童直接绕过他走向尹柯。




“我再问你最后一次。”




“加不加球队?”






尹柯在班小松胆战心惊的目光里笑了笑:“我说了,你求我我就......”




“你真让人恶心。”




气氛在一瞬间凝结至冰点,饶是见惯了各种吵架场面的班小松也傻在了原地,一时半会想不出话来。




被全校女生誉为冰山王子的邬童千年难见地弯起了桃花眼,笑意却未达眼底。




“当年你没加球赛,也没给解释,潇洒甩锅走人了,我没和你计较。现在要不是那个捕手和我配合不好,你以为我愿意来和你说话?”






透亮的日光洒在少年白皙的面颊上,桃花眼中最后的一点温度也灭掉了。




“你少自以为是了,尹柯。”




“我们会被称作最佳搭档,不是靠你一个人打拼出来的。”




“要不是有我这个投手,你什么都不算。”




班小松终于从惊愕里回过神来,见得尹柯脸色苍白,正想开口劝慰,邬童就已经转身走掉了。






“邬、邬童!”




这边最佳投手没留住,班小松再一转回头,尹柯也朝着走廊另一端走了。




“尹柯......”




班小松懊恼地叹了口气,就不该让这两个冤家碰上面,这下可好,话全给邬童封死了,连回转的余地都没有了。






训练通常在接近黄昏的时候才结束,然而四点半邬童就走出了学校大门。




班小松一个晃神人就不见了,也知道这时候再说什么都是徒劳,索性破罐子破摔,让队伍自由练习。




邬童没走到车站,尹柯在树底下拦住了他。




“邬童。”




不复是温和的带了笑意的嗓音,只剩下沙哑和低沉。




“我问你,你今天说的那些话,都是真心的吗?”






邬童抬起眼来。




“你觉得呢?”




——怎么可能。




“我已经忍了你很久了,尹柯。要不是看在班小松的份上,这些话,我早就该说出来了。”




——完全不是。






他不会说,当年那个比赛,他是如何苦苦哀求裁判把他们的顺序一而再再而三地往后调,可调到了最后,尹柯也还是没来。




他也不会说,他那天像疯了一样给尹柯打了上百通电话,等到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才颓然地在楼梯间蹲下身。




他更不会说,那次比赛,球队拿的银牌,他连一眼都没有看,直接就扔到了垃圾桶里。




现在说这些,除了让尹柯多抓几个嘲笑他的把柄,还有什么用呢。






尹柯看了他好一会,竟然红了眼眶。




“邬童,你说的,都是气话吧。”




——是,当然都是气话。没有人比他更盼望尹柯加入英华棒球队。




“不是。”邬童勾了勾嘴角,希望自己轻蔑的表情做得足够真实。“是真心话。”




冰凉的雨滴掉落在头顶上,他拿出伞打开,没忘给尹柯最后一击。




“你以前不是最了解我的么,这会是怎么了,连真心话都听不出来?”






夏天的雨来得快而汹涌,瓢泼大雨里邬童向前走了几步,硬是忍住没回过头,看一眼被淋得湿透的尹柯。




——当年尹柯就是这样抛下了他,没有犹豫,没有回头,自顾自离开了。




他把所有的信任和依赖交付出去,换来的却是一场空。




那种被泼了一盆冷水的感觉,他到现在还记得很鲜明。




因此才如此迫切而卑鄙地,希望尹柯也试试。






结果第二天尹柯没来上学的消息在整个年级里传开了。




尹柯长相英俊,性格温柔,成绩又好,在同级生中可谓相当受欢迎。这样一个人,稍微有那么一会不在,大家都会极其不安。




“为什么没来啊,不会是生病了吧?”




“诶,尹柯身体没那么差吧,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就生病了?”




“但是逃课就更不可能了啊......反正一定是有苦衷吧。”






英华棒球队的训练场上以最佳投手为中心,散发着一阵阵黑暗冰冷的气息。




“......邬童,要不要你去看一下尹柯?”




队员都感觉队长是脑子进水了,叫谁不好居然叫跟尹柯关系最差的邬童,这不是搞事吗。




邬童抬头看了一眼班小松,后者连忙道:“你是我们球队的门面嘛......那什么,探病完,我请你吃饭。”




在众人目瞪口呆的视线里,邬童黑着脸站起身,背上书包走人了。




这是......默认了?






“喂喂喂,发什么呆啊,继续训练啊,嫌时间太多了是不是?”




教训完队员,班小松哼着小调儿回到更衣室,一关上门,冷汗刷刷而下。




哇,好险,刚才差点以为邬童要把他给拆了呢。






邬童看着车窗外起伏的林海,搞不明白自己怎么就答应了班小松。




以他们的交情,他探病哪里算得上雪中送炭,没雪上加霜都不错了。




等会见到尹柯要说什么?打架的话先护脸还是护手?对方如果真的生病了,他需不需要手下留情?




......






邬童把八十集复仇大戏在脑中过了一遍,就是没想到,开门的不是神色憔悴的尹柯,而是泪流满面的尹母。




“邬童,你知道尹柯去哪了吗?我打了他电话一整天都没人接,问了老师也都说不知道。”




邬童心里一跳,连忙安抚尹母道:“阿姨,你先别慌,尹柯昨天......没回家吗?”




“回是回了,但和我吵了一架,这孩子就离家出走了。”尹母眼眶通红,连声音都是抖的。“也就是不让他加棒球队而已,你说他怎么那么倔呢......现在该怎么办?”




“您别急,我去他经常去的地方找找,一有消息,马上联系您。”






外面大雨滂沱,邬童连伞都顾不得撑了,把以前两人常一块去的几个地方都寻了个遍,还是不见尹柯踪影。




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皱着眉头想了半晌,猛然记起还有一个地方。




跑过几个山坡,走了一段石子路,翻了一座墙,沿着路标所指的方向一直向前走,熟悉的人影果然出现在眼前。




邬童松了口气,大步走过去,二话不说揪起尹柯的衣领,狠狠给了对方一拳。




在尹柯反应过来之前,他又紧紧地抱住了对方。






“......邬童?”




他知道尹柯诧异不是因为他能找到对方,而是因为透过单薄的衣物传到对方肩膀上的温热湿意。




......真的是太丢脸了。可他没法控制自己。




“我给你那一拳......”他的嗓音无法控制地捎了哽咽的意味,搂住对方腰身的胳膊也是颤抖的。“不是因为你当逃兵,也不是因为你高高在上,更不是因为你不肯加入球队......”




“是因为你违约了,你这个傻小子。”






尹柯初三生日时,他的最佳搭档偷偷和队友一块给他策划了一个惊喜派对,围着他拍手唱生日歌,还送了他一个棒球钥匙链。




“是不是很感动?”俊美的少年弯着桃花眼,笑眯眯地望着他。“感动的话,就答应我一件事。”




在尹柯点头后,邬童敛了笑意,一字一句,认认真真道:“以后有什么事都说出来,别憋在心里。”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骗人谁就是小狗。”






“不是说好要把所有事情都说出来的吗,尹柯你这混账......”




看到尹母的模样,邬童就大概把当年的事情猜了个七七八八了。尹母为人强势,尹柯初中时又极乖巧,不会像现在这样反抗,多半是被迫退出了比赛和球队。




他早该猜到的,却偏偏为了那一份自尊和骄傲不愿去细想。尹柯既然在三年多的训练里从未缺席,又怎么会无缘无故就背叛他抛弃他。






都怪尹柯太好。




而他见好不收。






冰凉的液体划过脸颊,滴落到地上,尹柯无法辨认那究竟是雨水还是别的什么。




“因为不想让你担心......对不起,邬童。”




“你让我担心的事还少吗!”俊美的少年擦了一把眼睛,恶狠狠地道:“以后再这样我就亲你啊!”




“什......”






话音未落,尹柯已经被堵住了嘴。




过了一会,满脸通红的邬童松开他,不自在地移开视线。




“这是初中的份……笨蛋。让你长个记性。”






夏天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两个人被太阳晒得睁不开眼,尹柯结束了和母亲的通话,顶了邬童一胳膊肘。




“谢啦。”




“没有诚意。”




“......怎么样是有诚意?”




“亲我一口?”




“......”






“好啦,”邬童弯着桃花眼,两颗白白的小虎牙反着光。“逗你的。加入棒球队,然后跟我搭档。”




一贯在人前温和有礼的尹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不然还能跟谁啊。”




“也对。”邬童脸上猫纹浅浅,自言自语一般道:“毕竟捕手是投手的老婆,戴绿帽可不太好......”






“......邬童。”




“嗯?”




“我们打一架吧。”




“打架不如玩棒球啊~”少年眯着桃花眼一脸无辜的样子着实欠扁。“二~人~棒~球~”




毫无疑问被揍得头上起了个大包。






“队长!队长!你快出来啊队长!”




“干嘛,”班小松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把最后一包薯片撕开。“外星人占地球了?”




“......不是,你出来看看就知道了。”






班小松走出休息室,白色的棒球经由邬童挥棒打出,在半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最后稳稳地落到了捕手的手中。




在震耳欲聋的欢呼声里,投手和捕手默契十足地摘下颜色相近的护具,四目相对,相视一笑。






“我的天哪这也太厉害了!只要集中训练,冠军绝对没问题!诶等等队长你要去哪?”




“去拿墨镜。”




“......诶?”




“全体队员听令,戴上你们的墨镜,开始训练!”






尾声.




“加油!加油!啊——你不是一个人!”




“这是从全国大赛现场发来的报道,英华棒球队在竞争激烈的比赛中不负众望,赢得了今年的冠军!队员们戴着金牌的样子,真的是非常朝气蓬勃!这是一个美好的时刻!让我们跟随镜头看一下少年们最美好的模样!这是队长班小松!跟大家打个招呼吧!”




“这是......呃,这是一看就知道关系非常好的投手和捕手,邬童和尹柯!呃......看来他们还要抱上一段时间,让我们先采访一下别的队员......”




“......由、由于特殊原因,我们今天就先不采访投捕手了,但是他们真的是当之无愧的最佳搭档!让我们为他们的默契鼓掌!”






“队长,邬童和尹柯怎么不见了?”




“你鼓个掌先。”




“啊?好的......然后呢?”




“这就是他们现在在做的事。”






“哇,没想到他们这么高兴!但是鼓掌为什么要去单人休息室里关着门啊,是脸皮太薄不好意思吗?”




“不,是脸皮太厚。”




“队长,怎么你今天说的话我都听不懂啊?还有你怎么好像很不高兴的样子啊?”




“......天宇文,我建议你最好见好就收。”




END

评论

热度(2472)

  1. 北漠432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