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betes-2834

🐾

切肤

432天:

BGM




Part A




00




班小松是外人,棒球姑且也罢,我瞧不瞧得起你,你难道不最清楚。




01




“尹柯,拜托了,就今天下午嘛。”




班小松双手合十的样子很可爱,清澈的杏眼可怜巴巴地皱成两条线。




“……小松,对不起。”




类似这样的话,他已经说到自己都觉得厌烦。然而除此之外,他实在别无选择。




“我真的得回家了,明天见。”




02




做完习题对完答案,时针缓缓朝着数字十挪。尹柯揉了揉太阳穴,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脖子和手指。




余光掠过桌上的钥匙扣,他抓了几次才拿起来,熟悉的图案有些褪色,金属的边缘生了锈迹。




“……邬童。”




无意识地说出了那个名字,他被自己惊得眼睛猛眨。楼梯间的脚步声传近,他一秒以最端正的姿势坐回了书桌前。




母亲推门进来,表情是一如既往的严厉。




“写完了吗,我检查一下,你先去洗澡。”




尹柯依言抱着睡衣进了浴室,关上门的那一刻,未散的温热雾气攀上他的眼皮。




03




最好的投捕搭档。无话不说形影不离以至于被周遭队员戏称为小情侣的日子。专门定制的生日礼物。独一无二只对彼此的信任,依赖,还有令人咋舌的入骨默契。




万事万物就怕在前面加上一个曾经。像摆在桌上几天几夜的饭菜,变了质变了味,尝一口都想皱眉,遑论全盘吃下暗自嚼咽。




怪就怪在他居然没有食物中毒,偶尔伸长了筷子越过界限去探一下邬童的脾胃口腹,看见那人怒极炸毛的样子,还苦中作乐地感到美滋滋,梨涡清浅漾出深长笑意。




04




班小松傻是傻了点,却自有讨喜之处。他都尚且时常生出逗弄嬉戏的念头,邬童亦然,也不足为奇。




时光教他把虚假的面具戴得太好,薄薄一层覆在脸上,贴合至每一处细小缝隙,连半分破绽也难寻。




“你不是每天玩得挺开心的吗,我怎么就不能玩了?”




万幸他的嘲讽腔调维持得自然流畅,邬童顾着生气,便就留意不到他紧紧握着画笔的颤抖的手。




也发觉不了他瞳眸里的艰涩酸楚,辛辣闷苦。




05




邬童时隔几年再向他急赤白脸地吼,居然为的是班小松。




“你是不是特瞧不起棒球瞧不起班小松瞧不起我!”




日光温暖,他的掌心汗湿,背上却无端发凉。面具质量不够好,破裂趋势明显,他不敢动上一动,唯恐多日努力付诸东流。




班小松是外人,没有瞧不瞧得起一说。棒球也就罢了,毕竟是许久没练,他无从证明真心如初。




真正戳痛他的是最后那四个字。带着怒意质疑,掷地有声,与邬童眼中的失望鄙夷交融混杂,炼成尖针刺得他血肉模糊。




06




尹柯不是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他有苦衷,然而邬童从不知晓,如此虚伪周旋,对方耐心耗尽是迟早的事。




可到底不能无动于衷。




大抵岁月流逝,往事随风,现今不能坦诚相待,从前深情都是白搭。




07




“那小虎牙挺漂亮啊。”




并没有重归于好,但有班小松作催化,气氛比他和邬童二人独处时融洽数倍,也能借着大小机会说上几句。




对方的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泛起深红,尹柯的脸没来由也跟着烫了,却还是强作镇定,一句“你害羞了”问得百转千回。




邬童一瞬的无措眼神让他产生真切错觉,好一似光阴溯源流,数日来疼苦痛尽皆消干净。




08




尹柯终究是和母亲吵翻了天。




他万般乖巧顺从懂事不反抗,除了日益得寸进尺的管束什么都没换来,再加上邬童撂下的狠话烙出印,委屈到了极致便再难作模样。




跑得背上衣服湿了一大片,耳边风声呼啸光影流淌,不知道在为了什么向前冲,却一步比一步更笃定。




也一步比一步更艰难。




他已经没法回头了。




任性也好,叛逆也罢,这些能预料到的罪名他不介意照单全收,只是想到跑得再远也没人接应他,万家灯火就明亮得刺眼,整座光怪陆离的城市像搁浅的豪华游轮,载着他向漆黑深海里坠落沉没。




09




邬童竟然气喘吁吁地出现在他面前。




他望着那人俊美的面容,少了初中时期的稚嫩青涩,轮廓越发鲜明且锋利,一时间把别的都抛到了脑后,抬手替对方拭去滑到下巴处的汗珠。




10




“尹柯。”




他忘了有多久没听见邬童用这样温柔的声音喊他的名字。




“看,我在路上捡到的。”




对方弯着桃花眼,把他不知何时落下的捕手钥匙扣同配对的投手钥匙扣一块高高举起,眸中的笑意如同滚烫春水,灼烧他暴露在空气里的身体发肤。




Part B




00




你嫌烦也好,生气也好,反正我总归是缠定你了,你回头看看我。




01




“邬童,你和尹柯过去到底是什么关系?”




班小松是个很不错的玩具,他一时半会不想毁掉,否则人生失了多少乐趣。




只除了对方没眼力见地抛出这样问题的时候。




02




回到空无一人的大房子里,邬童把书包甩到沙发上。




茶几上的钥匙扣安静地躺着,淡定从容不被他的怒气影响,一如隔了许久不见仿佛换了个人的尹柯。




尹柯一笑,他的拳头就打在棉花上,闷不作响,手背却发痛。




03




邬童最介意的其实不是尹柯没来参加比赛,也不是恼怒对方抛弃了棒球。




他当然有胜负欲,拿到银牌后也有一瞬咬牙切齿。可让他失却了情绪控制的主因不在现场,这个认知比任何一次失败都要更打击他。




千辛万苦让秘书查到尹柯所报的学校,又动用父亲手下的人脉资源转了过来,坐在座位上不动声色地写着作业的少年把他的疲惫和挫败加深到一个全新的程度,只觉自己所付出的一切努力都是白费。




04




好像也只有跟班小松有关的事,才能激起尹柯的一点异动。




邬童虽然不甘心,但在没有想出别的办法前,唯有紧握这个筹码。




“你明知道班小松长跑不行,你还提出这样的要求?”




尹柯果然停下笔,视线却没有转向他。




“我不觉得我们现在是可以这么随便聊天的关系。”




他立刻将勉力维持的理智抛到九霄云外,连珠炮一样说了一大堆,自己却也不知道在说什么,只觉脑袋像缺氧般阵阵发晕。




05




想看到那人稍微为了他而显露出不一样神情的样子,他绞尽脑汁地憋出一句大概是他能想到的最狠的话,你就当你的木头人,当你的哑巴就好。




而尹柯依然不为所动。




他栽培的玫瑰没有尖刺,任凭他如何挑衅试探,照旧在风中摇曳绽放。




而他却被那过盛的香气所伤。




06




“那小虎牙挺漂亮啊。”




邬童不用照镜子都知道自己红了脸,源源不断的滚烫热量透过表层皮肤渗进血液,久违的幸福感和喜悦在血管里沸腾叫嚣。




07




在真相袒露之前,他并不曾知道自己会这样鲜血淋漓。




尹柯不是自愿退出棒球队的,也不是发自内心同他说出那样一番以学习为重的干脆话的。




他的玫瑰开得太好,始终太好,而他却不管不顾地踩上了一脚,在迟来的悔意里疼痛难当。




08




他一定要找到尹柯。




街上人流汹涌,邬童跑得嘴唇发白,直到在熟悉的地方看到那人的身影,方觉心中悬挂大石落地。




09




他要怎么开头呢,尹柯我从来没有讨厌你,尹柯我不是故意要伤你的,尹柯你原谅我。




嘴唇张合几次,到底被无尽的懊恼与歉疚弄得失了声音,看到那人眼眶通红,便更觉无从开口。




10




最后也只能举起两人配对的钥匙扣,期待自己嗓音没有颤抖地,唤出对方的名字。




“尹柯。”




对方琥珀色的瞳眸里倒映出他的面容,邬童心中一跳,再说话时,手指都在发抖。




“看,我在路上捡到的。”




尹柯露出两个梨涡,笑意明亮更胜地平线处万家灯火。



评论

热度(2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