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betes-2834

🐾

寂静将至

432天:




/末世丧尸


/一发完结




BGM




说起来很奇怪,每当你出现的那一刻,整个世界都安静了,只剩下风和心跳的声音。




01




“焦耳独家情报!”




胖乎乎的男生大呼小叫地举着报纸卷成的喇叭筒进了班里,同学们立刻围了上去,尹柯雷打不动地算着高难度的数学题,班小松专注于吃零食懒得理会。




“诶,尹柯,班小松,你俩咋这么没意思啊?”




“行了你快说吧。”栗梓最烦人家吊着她胃口,一巴掌拍到焦耳肩上。“发生什么事了?”




“隔壁中加的棒球队有个队员从起床开始就咬人,把舍友全部咬了个遍,现在都被送到医院隔离起来了!”




“胡说八道!”李珍玛放下了手中的小梳子。“编故事也得编得有水平点,你当我们都是笨蛋吗?就算你们球队和中加关系紧张,也不能这么天花乱坠地吹牛皮呀。”




“是真的!”焦耳扶了扶黑框,把手里的报纸在李珍玛的课桌上摊开,气呼呼地鼓起了腮帮子。“你们自己看吧,我什么时候说过假话了,真是的。”




报纸上的新闻报导白纸黑字,按理说造假的可能性是很小了,同学们面面相觑了一会,连写作业的尹柯也停下笔,若有所思地抿了抿唇。




02




丧尸病毒一夜之间在全城爆发了。




焦耳传播的新闻并非虚假,那个咬人的中加棒球队队员就是不知道从哪里感染了病毒,半夜里倒还没什么异样,一起床就猛地异变了。




事发突然,人心惶惶,自顾尚且不暇,更没空管别人,能收拾东西的就赶紧买了票走人,整座城市一下子冷清了许多。




“走吧尹柯。”在经历了漫长难捱的黑暗夜晚后,班小松紧绷的神经实在是撑不住了。“邬童说不定早就出国了呢,他能去的地方我们都找遍了,现在又联系不上,在这里等也只是白费时间。”




“他没有和我说他要出国呀。”




“哎呀你这个人真是的......”班小松又拉又拽地将尹柯从邬童住的宽敞别墅里扯出来,鼻梁上架着副欲盖弥彰的墨镜。“走吧走吧,邬童那么凶,丧尸都不敢咬他的。”




眼见得尹柯还是一副不大情愿离开的样子,班小松只能对症下药:“万一邬童去了另一座城市,但是手机没电了,结果你又在这耗着,那你们不是怎么都见不了面了?”




尹柯的表情有所松动,班小松连忙趁热打铁,拽着人去了火车站。




03




两个人去了另一座暂时还算安全的城市,到底还是没有见到邬童。




尹柯面上虽然看不大出异常,但班小松作为知根知底的好友,明白对方心里有多不好受,可邬童的手机确实打不通,只能煲一堆鸡汤给尹柯听。




“说不定邬童是在恶作剧!搞不好他现在正躺在哪个豪华沙发上,从监视器里看着我们急得团团转的模样,美滋滋地偷笑呢!”




其实班小松也知道这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极其渺茫。在可怕的丧尸病毒面前,谁还有那么多闲心去顾着开玩笑,能保命都不错了,遑论邬童并不是喜欢整蛊别人的性子。




“小松。”尹柯捧着张画出神地看了好一会,突然问道:“如果邬童他真的变成了丧尸,你会害怕吗?”




班小松很想说“他不是丧尸的时候都够我怕了”,但又不好真这么不厚道,只撇了撇嘴,把最后一口酸奶喝完。




“不怕呀,怕什么,大不了咱们仨一起变丧尸,然后比比谁吃的人更多!”




即便是这么无厘头又不合时宜的黑色幽默,尹柯也还是听得露出了两个小梨涡。




“好,那就这么说定啦。”




班小松一口酸奶呛在嗓子眼,补充道:“当然了,最好还是能三个人一起好好地活着,撑到丧尸潮结束。”




看尹柯挑了挑眉,班小松连忙睁大了眼睛:“做人不好吗?”




尹柯点点头,微笑着把画收回到书包里。




04




传染力极强的丧尸病毒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扩散蔓延,很快,又传入了尹柯和班小松所在的这座原本还算安全的城市。




“我看啊,咱们这回就别去坐火车了,反正每个城市早晚都会有丧尸涌入的,不如带上必备用品,找些隐蔽的地方将就着躲一躲吧。”




尹柯思考了一下,觉得有道理,开始收拾书包。




两个人小心翼翼地避开了人流量最大的公共场所,尽量抄小路走,不多时就找到了一个偏僻安静的地下室,背包里的水和食物估摸着能撑几天,就把东西放下了。




一路过来消耗了不少体力,尹柯和班小松头挨着头,很快就沉沉睡去。




05




尹柯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光线很昏暗,影影绰绰什么都看不清楚。他手里拿着邬童初中送他的棒球钥匙扣,迷迷糊糊地向着前面走。




不知道要走去哪里,也不知道还要走多久。在一个十字路口的拐角处,他却听到一声微弱的求救声。




“尹柯......”




他猛地转头,却没看到半个人影。不远处的地面上有个熟悉的小物件,他捡起来看了看,心里一沉。




那是邬童的钥匙扣,和他的正好配成一对。




“......邬童?”




他边喊边大步地跑了起来,额发被温热的夏风轻轻吹起,露出眉间的那粒小痣。




在又一个十字路口,他停下了脚步。




一个五官扭曲血迹斑斑的丧尸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继续从地上躺着的少年身上撕下一块模糊的血肉,塞进嘴里大口地咀嚼着,间或发出诡异的怪笑声。




尹柯心里刺痛,不顾一切地朝着地上躺着的人扑了过去。




“邬童!”




大片的黑暗席卷而来,随后他的意识陷入无边的空白里。




06




“我说,你是不是做噩梦了?”班小松睡眼惺忪地打了个哈欠,在魂不守舍的尹柯面前晃了晃手指。“这是几?”




尹柯沉默了一会,开口道:“小松,我还是想去找他。”




他本不介意,或以为自己不介意,大不了邬童成为丧尸,他也跟着一块异变就好了。




但那个梦一出来,他就知道,他见不得邬童行尸走肉血迹斑驳的样子。




那人可以是冷漠的,优雅的,暴怒的,但绝不能是破碎的,狼狈的,麻木的。




班小松嘴角上扬的弧度渐渐消失了,最后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把准备开封的干粮塞回背包里,揉了揉睡得一头乱的短发。




“得了,走吧。”




07




没有目的地,没有定位仪,尹柯和班小松只能开启地毯式搜索模式,去一个又一个地方寻找邬童的身影。




累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好几次还差点被凶残的丧尸抓到,尹柯有些愧疚地看了身旁的班小松一眼,咬了咬牙,继续笃定地朝下一个地方走。




背上的衣服全然湿透。汗水从额头滑落,流过眼角。




大概是老天也觉得他们太辛苦,这次没走多远,一个熟悉的人影就映入眼帘。




尹柯惊喜地挥了挥手。




“邬童!”




少年有些僵硬地转过来,漂亮的桃花眼里满是茫然和疑惑,似乎不解尹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但还是一步步地走了过来。




班小松擦了擦头上的汗,琢磨着这两位小别胜新婚,他这个巨型电灯泡是不是该回避一下?




过了几秒又感觉不太对,尹柯怎么看起来不太高兴的样子?是气邬童一声不吭就乱跑吗?




他脑海里过了几百条弹幕,而尹柯的神情已经恢复了一贯的淡定。




“常安,你怎么就自己一个人?浩轩和隋玉呢?”




08




“好吧,所以我们不仅没找到邬童,还多了一个拖油瓶......”班小松没说完尹柯就抬眼看过来,他赶忙换了个话题。“对了尹柯,你是怎么认出常安的?他跟邬童根本就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啊。”




“我们有相认的暗号。”尹柯言简意赅地回答了班小松,专心致志地等待着不远处的丧尸走过去,向后面的夏常安勾了勾手指。“快跟上。”




还有专属的相认暗号?班小松对这两个无时无刻不秀别人一脸的好友算是无话可说了,以前棒球训练时就没少糊他狗粮,这会都世界末日了,还不忘给他一记无情的暴击。




“班小松,一会你要是被丧尸吃了,我可管不了那么多了啊。”




尹柯就连讲这种话的时候也带着温润如玉的笑容,站在原地的班小松愤愤地切了一声,快步跟了上去。




旁边的夏常安八成是被人调成了省电模式,也不说话,就呆呆地跟着他们走,遇到丧尸也不会躲避,还是尹柯拽着对方的胳膊一路飞奔才逃掉的,看得班小松一阵脑仁疼。




还是邬童好,凶是凶了点,但脑子也灵光,不至于这么让人操心。




09




三个人走到两座城市的交界处,犯起了难。




面前是一条大江,往日还能有船载着过去,这会先别说夏常安当初被设计出来的时候是否防水,主要是江水深不见底,躲是能躲过丧尸,可一不小心就在给淹在水底了。




“刚刚的路牌上面写了,那边还有一条小路。”一直闷不做声的夏常安终于开口了,只是声音很机械,全然就是人工智能的初始腔调。“但是不知道安不安全。”




“哎哟喂您可终于说话了!”班小松把背包带往上提了提,“我还以为你和浩轩吵了架,浩轩把你给毒哑了呢。”




夏常安脾气也不算好,但比起容易炸毛的邬童已经算是温顺很多,听班小松这么半讥讽半调侃也没发火,继续闭上嘴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




“行了,别闹了。”尹柯拿出了背包里的手电筒,方便看清脚下的路。“走吧。”




10




“有没有这么一个可能哈,”等夏常安睡下后,班小松鬼鬼祟祟地凑近尹柯,压低声音道:“我只是说可能——邬童其实是抛弃了我们?”




在整理衣服的尹柯立刻转过了头,“你不相信他?”




“哎呀,也不是,但是你看,都好几天了,怎么都不至于一通电话都不打回来,以他的体力,被丧尸抓到的可能性也很小,所以......”




“班小松。”尹柯很久没有这样连名带姓地喊过自己的好友了。“你不配当邬童的朋友。”




他摇醒睡得正香的夏常安,看也不看身后的班小松,淡淡道:“走吧,我们去找浩轩和邬童。”




“尹柯!”班小松拽住了尹柯的胳膊,着急道:“你别生气呀,我也就是随口说说,不是真的怀疑邬童......”




尹柯把对方的手掌掰开,拉着夏常安走出了临时作为躲避处的房子。




其实他当然知道班小松就是那样的性格,大大咧咧的,说话也不经思考,并不真就是不相信邬童。




但他真的有些害怕。




不是害怕邬童抛弃他,而是害怕邬童出了什么事。只要耽搁多一秒,也许事情就会糟糕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和班小松分开也好。对方古灵精怪,肯定能逃过丧尸的追捕,而且也不用因为他的焦虑和担忧,跟着他一块跑那么多路。




至于夏常安这样的人工智能,开启了省电模式,又恢复了说话功能,想来是有能力帮他找到邬童的,他也不至于因为觉得连累了对方而感到内疚。




11




连着找了几天,尹柯和夏常安还是一无所获。




邬童的电话永远是关机状态,夏常安居然又把谌浩轩的号码给忘了,如此一来寻人便无异于大海捞针,好在夏常安并没有提出要放弃或者离开。




“就这个钥匙扣,”等奔波了一整天,坐在昏暗的地下室里,尹柯把棒球钥匙扣给夏常安看了看。“是邬童送我的。我到现在还留着,那家伙也一直把配对的那个带在身上。”




不同于班小松的单身狗式冷漠表情,夏常安弯了弯那双与邬童极其相似的桃花眼,郑重其事地道:“他一定很喜欢你。”




尹柯的梨涡清浅绽开,不由得伸手揉了揉人工智能高度仿真的黑发。




“常安真乖。”




等这个动作做完,一人一人工智能都是一愣,尹柯咳了一声,有些不自在地解释:“我对邬童做这个动作做习惯了......”况且夏常安又有着那样一张与邬童相似的脸。“不好意思啊。”




“没关系。”夏常安的性格果然是很好,既没炸毛也没嘲笑,只是笑眯眯地道:“睡吧,明天还要早起继续找他们呢。”




12




病毒逐渐得到了控制,但还是有不少未经捕捉和隔离的丧尸在街上游荡着,尹柯和夏常安小心地避开了每一个,不料去便利店里找吃的东西的时候还是被几个丧尸堵住了门口。




失去自主意识的丧尸张牙舞爪地拍打着薄薄的玻璃门,眼看着不闯出去就要葬身在便利店里了,饶是淡定冷静如尹柯也没了办法,唯一能庆幸的只有还好班小松没有跟他们在一起。




正胡思乱想着,一旁的夏常安忽然说:“我有防御程序。”




要换作班小松肯定要大呼小叫一番“你怎么不早说耍我啊”,而尹柯到底还是保持着清醒的头脑。




“你确定程序能正常启动吗?你的电量足够吗?”




“够的。”夏常安把背包取下来,递给尹柯。“一会我先把他们挡开,你就趁机往前跑,在十字路口等我就好,我会找到你的。”




“那行吧。”这会也不是矫情推拒的时候,如果连命都没了就真的再也见不到邬童了,尹柯接过夏常安的背包,拍了拍人工智能的肩膀。“先欠你一个人情,有机会一定还。”




夏常安笑了笑,精致的五官舒展得赏心悦目。两人默契十足地撞开了便利店的门,在夏常安抵挡丧尸的间隙里尹柯拼命地往前跑。




13




五分钟过去了。




十分钟过去了。




二十分钟过去了。




半小时过去了。




“这个夏常安,不会是迷路了吧......”尹柯无奈地用鞋尖点着地,忽然停下了脚上的动作。




——不对。




脑海中无数因为忙碌劳累而被忽略的细节和疑问,一瞬间全部涌了出来。




夏常安都开启了省电模式,又怎么会累得一合上眼就睡着了?




既然是记忆存储量颇为可观的人工智能,又怎么会记不得谌浩轩的电话号码?




还有刚刚,闯出便利店门口时,夏常安抬起手,似乎要对他做什么手势——




尹柯拉开对方递给他的背包的拉链,里面除了一瓶水,就只有一个眼熟得不能再眼熟的小挂件。




——那是邬童的棒球钥匙扣。




14




对方根本就不是夏常安。




什么人工智能,什么省电模式,什么防御程序,什么会找到他,都是骗人的。




那是邬童。




跟他有着专属暗号却偏偏没有作出示意的邬童。




不是不想说话,而是担心说太多会被他看出破绽的邬童。




有血有肉,和他一样都是遭到丧尸攻击后会受伤的普通人的邬童。




故意装成一个坚不可摧的人工智能,还捏造说自己有防御程序,就为了在刚刚那样危急的时刻,让他能够没有顾虑地冲向安全的地带的邬童。




他怎么就没想到,若不是邬童,谁又能与他有着那样无需言说的默契,谁又愿意不辞辛苦地陪他四处奔波。




谁又愿意百分之百地信任他,甚至不惜花费最重的代价去保护他。




尹柯用平生最快的速度向着来时的方向跑去,耳边掠过呼呼的风声,胸口又烫又痛,像有火在灼烧。




15




“尹柯,尹柯?诶尹柯,你怎么老是不理我?”




“哎呀焦耳,你别去叫他。”班小松把身躯肥胖的男生拉到一边。“你明知道之前邬童的事有多刺激他,还是少点打扰他吧。”




“但是丧尸潮都结束那么久了,就算阴影再大,也该走出来开始新的生活了吧?”




班小松罕见地露出了一个苦笑。




“你不懂的,焦耳。”




对尹柯来说,那不是时效短暂的很快就能恢复的伤口。




而是倾尽一生都无法消除的疤痕。




——当尹柯跑回便利店时,丧尸已经不在了,邬童也不见了踪影,只留下满地的血迹和脚印。




他也不是没有试过劝说,但尹柯别的事情都好说话,就只有关于忘掉邬童这件事上,态度无比坚决。




“你不用管我了,小松。我也就是偶尔才会想起他。”




可明明你后来画的所有画都是关于他的——




班小松知道有些事没法劝,也就只能作罢。要有谁不识趣地在尹柯面前提起丧尸病毒的事,他也会尽快打岔,把话题转移到别的方面。




16




天光开始透过窗户洒落在画布上,尹柯认认真真地画好最后一笔,把颜料收好,背着书包走出了画室。




一成不变的路程太过单调难捱,走上天桥后他便从书包里拿出耳机,盯着扣着拉链的挂饰出了一会神,准备戴上耳机,熟悉的嗓音却倏然响起。




“这年头谁还会把两个钥匙扣挂一块?直男审美能不能改改啊你。”




尹柯猛地停住了动作,缓缓地转过身去。




就像无数次的梦境里的画面一样,安静的清晨带着朦胧雾气,逆光站立的少年面容看不真切,向他伸出的手却坚定非常。




“要不要拉着手走,单身狗?”




他颤抖着把自己的手伸了过去,视线模糊在迷蒙的细雨里。



评论

热度(20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