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betes-2834

🐾

落花流水

432天:

那些好的,都是真的。




BGM




娱乐圈AU,双视角,一发完结,勿上升。




Part A




易烊千玺在跳台上站了一分多钟。


 


女一号在下面和经纪人说话,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够他听见。


 


“恐高还来当替身演员,没那本事逞什么能呢。”


 


一旁的小助理拍了拍他的肩,低声安慰道:“她讲话就那样,别在意。”


 


易烊千玺点头,扯了扯腰上的松紧带,质量应该是不错的。


 


做他这一行的,不用在意别人怎么看,只要豁出去就能拿到钱。


 


导演拿着喇叭催促了,易烊千玺一跃而下。


 


耳边是呼呼的风声,脑海里一片空白。落在柔软的气垫床上,他睁开了眼睛。


 


影帝一行人正好从门外走进来。


 


王俊凯向来是在最前面的那个,精致漂亮而不阴柔的脸蛋当成领头的资本绰绰有余。


 


易烊千玺和对方对上视线,没来得及避开,王俊凯饶有兴趣地迈着长腿走进来。


 


“这是新招的?之前没见过。”


 


易烊千玺木在那里,导演忙不迭赔笑道:“是新招的,看他身材不错,和你挺接近,就收到组里了。”


 


“是嘛。”王俊凯生了双极美的桃花眼,长睫浓密如同蝶翼,上下翻飞几下,伸出手笑道:“来,认识一下,你叫什么名?”


 


“易烊千玺。”


 


“复姓么?”


 


“姓易。”


 


易烊千玺把天聊死的能力从中学开始就已经出类拔萃,在友好的影帝大人面前也丝毫不减。


 


王俊凯还想说什么,最后也只是直起身,去化妆室换衣服。


 


易烊千玺从高处跳下的那股劲还没缓过来,导演黑着脸开训了。


 


“表情这么僵硬,有人拿枪口对着你吗?还有,人家好心好意想和你聊聊天,你那是什么态度?”


 


替身演员在剧组里是没有辩解权的。易烊千玺站起来,说:“我再拍一次。”


 


从高台俯视下面,眩晕感从腹中直往上涌。易烊千玺的指甲掐进肉里。


 


他不胆小,但是有些事情是和勇气无关的。天生如此,既无法克服,也不能改变。


 


第二遍也还是没过。


 


“你一个大男人,站上去腿还哆嗦,是不是太难看了点?”


 


导演还要再骂,换好戏服出来的王俊凯开了口。


 


“导演,别说千玺,我都不一定敢站到那么高呢。做人就该宽容点嘛。”


 


易烊千玺在众人的笑声里擦掉了头上的汗。


 


王俊凯是宠儿,随便调侃几句就能换来大家的欢心。而他要是再失败,连助理都不想再鼓励他。


 


第三遍拍摄得很顺利,导演看了王俊凯一眼,对易烊千玺道:“以后争取一遍过!”


 


接下来没有替身的戏份,易烊千玺坐在角落里的沙发上看着不远处的王俊凯。


 


有些人就适合吃这口饭。唇红齿白,眉眼如画,出了错都是风情。


 


把手里的矿泉水拧开盖,王俊凯演到了发火的戏份。他容貌盛极,气势非同寻常,女一号落下的泪未必是挤的,多半是真被唬住了。


 


导演一喊cut,王俊凯又恢复了风度翩翩的模样,笑着慰问女主角一两句,言语温软神情柔和,像一阵捎着花香的春风。


 


易烊千玺把水喝完了,王俊凯走过来,在他身旁坐下,说话时眼里带着笑。


 


“你刚刚脸色太白了,吓我一跳。”


 


易烊千玺不懂得周旋,坦诚道:“我恐高。”


 


“辛苦你了。”王俊凯微微笑着的样子很好看,也难怪小女生们会被他迷得找不着北。“对了,听说你有腹肌?”


 


话题转折得毫无规律,易烊千玺愣了几秒,说:“嗯,是真的。”


 


王俊凯像是被他逗乐了,两颗白白的虎牙露了出来。“还听说你喜欢小熊玩偶?”


 


易烊千玺不知道对方从哪知道这么多情报,只是答道:“都是真的。”


 


王俊凯又看了他一眼,扬眉笑道:“反差萌啊。”


 


要是易烊千玺还在牙牙学语的时期,这句话肯定是不折不扣的赞扬。但他现在已经是成年的大男人了,被另一个男人夸“萌”,多少都觉得有点怪怪的。


 


如果王俊凯长得普通些,易烊千玺就要一拳招呼上去了。“我不萌。”


 


“噗,好,是,”王美人又要笑,望着易烊千玺严肃的神情努力忍耐着。“你不萌,我最萌了。”


 


那边被晾着的女一号脸色很不好,声调也拔尖了几个度。


 


“水平没多高,巴结人倒是厉害。”


 


易烊千玺的身体一下子绷紧了,王俊凯却先他一步转过了头。


 


“你刚才说什么?”


 


青年俊美的面容上分明挂着笑,却比没有表情的时候还要可怕些。女主角的嘴唇瞬间失了血色,勉强笑道:“我和助理开玩笑呢。”


 


易烊千玺坐不下去了,站起身来,也没和王俊凯说一声,就走到旁边去帮忙搬道具。


 


也许王俊凯是觉得他板着脸的模样和别人很不同,为了趣味来跟他搭几句话,在忙碌的行程里找点乐子,没有什么恶意。


 


可他真的受不起。


 


一个国际影帝,一个替身演员,任谁都会觉得是后者在攀高枝。


 


哪怕他全然没有那种想法。


 


在没进入娱乐圈时易烊千玺就听过王俊凯的名字,也在楼下的超市里见到对方拿着饮料笑容灿烂的海报,不得不承认那副皮囊是生得好。


 


只到普通的欣赏为止了。他进这个圈子是偶然,不是为了王俊凯,所以对方的热情无法令他感到荣幸或欢喜。


 


要是不看清自己,是不能在这种纷乱的染缸里游太久的,水深淹死人,水浅噎死人。


 


“诶,那个,易烊千玺,”不知道王俊凯和导演说了什么,导演的神情有点古怪。“你就别搬了,那些东西太重,让别人来就好。”


 


他于是再次回到角落里,变回沉默寡言的石像状态。


 


王俊凯没有再过来。


 


今天的戏拍完了,易烊千玺拿起包在嘈杂的笑闹声中向外走。


 


“千玺,”王俊凯竟然又喊他了,“要一起吃晚饭吗,我请你。”


 


场地一下子静了,全部的目光汇集过来,易烊千玺站定了没有接话。


 


他答应是错,拒绝是错,始作俑者无辜的模样让他觉得造成这一切尴尬和进退两难的罪魁祸首是他自己。


 


十秒钟左右的安静,王俊凯当他默认,上前揽住他的肩膀,笑道:“你吃西餐吗?”


 


连退让的余地都没有,易烊千玺跟着王俊凯坐上那部豪华的专车。


 


明星的好奇心不比普通人少,新鲜感却一定比大众淡得快。


 


不管引起王俊凯兴趣的是他这副万年冰山的冷淡样,还是他的反差萌,等过了这几天,对方自然而然就会厌倦他了,都不用他做什么。


 


易烊千玺把别的都想好了,就是没料到王俊凯对他的兴趣不止于吃一顿饭。


 


几杯酒下肚,王俊凯在安静的包厢里微微笑着亲吻了他。


 


如果流露出半分厌恶的表情,他好不容易得到的饭碗就会碎掉。而俊美青年眉目含春的模样,竟也有那么几分不可思议的性感。


 


“千玺,”对方的嗓音听起来很温柔,没有逼迫和威胁的意味。“你愿意吗?”


 


好像,没有愿不愿意这一说。


 


溺水般的眩晕感浸得易烊千玺手指关节发白,却还是一言不发地抿紧唇。


 


王俊凯的位置实在是太高了。要是低一点,他心里的惶然也会少一点。


 


拒绝时也会显得理直气壮一点。


 


易烊千玺第二天到片场,发现自己的戏份换了人。


 


确切地说,是他的替身戏份给了别人,而别人的配角戏份给了他。


 


导演还专门坐在他身旁仔细教他演戏技巧,神情很真挚,与昨天的嫌弃大为不同。


 


易烊千玺戏感好,虽没正式演过,很快便步入正轨。


 


他没问是谁在操控着这一切,其他人也没说。彼此心照不宣地沉默着,守着同一个人尽皆知的秘密。


 


经过精心剪辑的电视剧播了出去,头日收视率便创下最高纪录,由荧屏后走到荧屏前的易烊千玺也跟着大火了一把。


 


广告和综艺邀请纷至沓来,王俊凯坐在床上认真帮他筛选着。这个节目主持人不好,说话很尴尬,参加了只会招黑,推掉更好;这个广告是在黄金时间播的,拍了人气一定会更上一层楼,就接了它吧。


 


易烊千玺全都照做了。


 


又是一日忙碌的行程,回家后他看到王俊凯提前买好放在桌上的熟食,还留了张字条。


 


今晚要拍戏,可能回不来。


 


易烊千玺拧好微波炉的定时按钮,戳下加热键。


 


他现在的人气已经高过了娱乐圈里的不少名模鲜肉,而且日复一日地在增加。


 


王俊凯的位置虽然高,对他来说再也不显得遥不可及。


 


明明卸掉了一个相当大的心理包袱,却仍旧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压着他,且比以前的包袱更重些,困得他喘不过气来。


 


易烊千玺想不明白,王俊凯为什么要对他这么好。


 


他长得是不差,可这个圈子里从来就不缺美人。若要比较性格,乖巧温顺的难道不比他这种沉默寡言的更好。


 


隔天晚上他问王俊凯,为什么要帮他找那么多资源,为什么要一步步把他拉得更高。


 


青年微微笑着,桃花眼弯得很漂亮。


 


“因为我喜欢你。”


 


“你喜欢我什么?”被对方搂着的感觉很舒服,易烊千玺不自觉就问出了困扰自己已久的疑惑。


 


过了许久也没等到回应,再抬眼看的时候,王俊凯已经睡着了。


 


易烊千玺终究没得到答案。


 


若是换一个人被影帝这么提携照顾,肯定是会受宠若惊,大喜过望的。


 


而他只觉得茫然。


 


他是在向上走,走的却是云雾筑成的阶梯。踩着没有实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掉下去。


 


在王俊凯的新电影上映的前两天,一条重磅新闻被爆了出来。


 


娱乐圈的绯闻层出不穷,多半只会掀起点小水花。可这次记者拍摄的图里,王俊凯正带着一个人在选戒指。


 


滔天大浪汹涌掀起,很快就有人扒出来那人是王俊凯的圈外竹马王源,两人从小就玩在一起,感情自然不比寻常。


 


易烊千玺坐在化妆室休息,旁边两位造型师议论得很兴奋。


 


“所以王俊凯要结婚了?”


 


“是啊,你觉得他们会去哪个国家?荷兰?”


 


他站起身来,拿起一旁的台本开始熟悉流程。


 


等录制结束后,王俊凯亲自开车来接他。


 


易烊千玺望向一旁的青年,对方本就生得好,这会由于心情喜悦的原因,整个人都在发光。


 


而他说不出半句贺喜的话语。


 


王俊凯对他好,没有目的,没有原因。就只是温柔惯了,分他一点仁慈,也造不成多大的损失。


 


他在手机上看到了王源的近照,笑起来眉眼弯弯,像晶莹剔透的白月光。


 


那晚王俊凯没有留下来,易烊千玺一个人在公寓里把东西收拾好,却又收到了对方的短信。


 


“千玺,你喜欢我吗?”


 


他不知道王俊凯为什么到了这种时候还要来确认无关紧要的问题,又或者只是随口一问。


 


打上一个字,看着闪动的光标又删掉,换上另一个字。


 


再加上一句话。


 


易烊千玺在楼下拦了部出租车,回到自己原先的住处。


 


一开灯就发现沙发桌椅都蒙了层薄薄的灰,尘埃在空气中上下浮动。


 


他把自己看得够清楚了,但他从来没看清过王俊凯。


 


水深没有淹死他,水浅没有噎死他。他活得很好,而这多半是王俊凯的功劳。


 


感激当然是要的。易烊千玺不善言辞,一句谢谢你就是他所能想到的全部。


 


他在娱乐圈里混了这么久,一直没学聪明,唯一的长处,也就是比别人更会忍耐一些。


 


忍着疼,忍着痛,忍着所有好和不好的东西。


 


于是不动情,于是不伤心。


 


过了一个月左右,到底还是没有传来王俊凯的婚讯。




易烊千玺不看娱乐新闻,但他知道要是对方结婚了,身边的人必然会议论不休。




可能是哪里出了差错,不过也和他没有关系了。




他原本就是住在自己的密闭世界里的人,王俊凯来去匆匆,什么痕迹都没留下。




门开了又关,再被他自己亲手锁上。




不会有人再走进来,他觉得很安全。




走进过的那个人,他也迟早有一天会忘记。




他从没这么庆幸过自己的不聪明。




Part B




王俊凯没想到会在娱乐圈里看到易烊千玺。




比起初中的时候,对方长开了很多。皮肤变白了,五官也称得上英俊。




只是问了一句,他就知道易烊千玺已经记不得他。但是青年认真又笨拙地回答他的问题的模样,又和过去如出一辙。




“你叫什么名?”


 


“易烊千玺。”


 


“复姓么?”


 


“姓易。”




和以前一模一样的对话,王俊凯差点就忍不住想问,难道你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但是看看周围环境,又觉得不妥当,还是作罢。




易烊千玺能想起来当然好,想不起也无所谓。




毕竟往事早已过去。




换好衣服出来,易烊千玺站在二十多米高的跳台上,身上吊着威亚。




王俊凯知道对方恐高,初中秋游去游乐园,所有的上蹿下跳的机器易烊千玺一律不敢坐,只是站在队伍尾端抿唇看着。




他看到易烊千玺的腿在发抖。




以什么立场去劝说导演?易烊千玺都不记得他了,他又能算作对方的什么人。




王俊凯没有开口,易烊千玺下坠的过程漫长而难熬,他的背上已有汗冒出来。




便以比较轻松的语气帮着对方和导演说了句话,然而易烊千玺一眼都没有看向他。




王俊凯有种自作多情的挫败感。




接着就轮到他这个主角的戏份,王俊凯演得比往常认真,为的是能快点抽空就找角落里的人。




易烊千玺今天穿的衬衫很单薄,王俊凯能透过那层布料看到对方结实的腹部。




随口聊了几句,就觉得这傻小子还是和以前一样老实得可爱,不禁脱口而出道:“反差萌啊。”




说完他便有些后悔,易烊千玺应该不喜欢被别人夸可爱。果然对方的眉毛微微蹙起,一本正经道:“我不萌。”




王俊凯想说就是你这满脸正气地说自己不萌的样子才是最萌的,到底还是怕失了分寸,退了一步顺着对方的话讲。




“是,你不萌,我最萌了。”




还没来得及进一步叙旧,女主角尖锐的声音就传到了耳中。




“水平没多高,巴结人倒是厉害。”




王俊凯火上心头,按捺着怒气笑道:“你刚才说什么?”




女主角慌张地辩解,而身旁的易烊千玺已经站起身,朝着那堆杂乱的道具走去。




到底是有多不愿意和自己扯上关系啊。




王俊凯初中时就喜欢黏着易烊千玺,班上的小女生们就拿他俩开玩笑,起哄着要他们在一起。




他是无所谓,易烊千玺却像被触到逆鳞一样面无表情地站起身,朝教室外走去。




时隔多年,他看到的依旧是对方沉默而冷淡的背影。




即使有点不甘心,也到底怕易烊千玺在搬动重物的时候伤了手,王俊凯站起身,和导演说了几句。




被勒令停下动作的青年再次回到角落里,王俊凯只看了一眼就转回头。




对方的淡漠着实是有些伤到他,尽管那种态度绝不是故意针对他一个人的。




拿热脸贴冷屁股的滋味并不好。




可等戏拍完后,王俊凯又忍不住叫住了易烊千玺。




“要一起吃晚饭吗,我请你。”




胸腔里那颗心脏跃动得很快,他多怕周围的人看出他的异样,更怕易烊千玺会毫不犹豫地回绝。




没想到对方竟然默然地顺从了。




王俊凯只觉心情大好,也不管旁边的人怎么想了,上前搭住青年的肩。




“你吃西餐吗?”




意料之中的无人应答。王俊凯的笑只顿了一瞬,很快又搂着对方上了专车。




他摸不透易烊千玺在想什么。既不答应,也不拒绝,顶多算是不反感。




在这样的猜测里,王俊凯鼓起勇气亲吻了对方。




没有被推开,可也不敢确定易烊千玺是不是百分百不厌恶,于是问了一句,你愿意吗?




还是只有长久的安静。




这样的沉默让王俊凯觉得有些寂寥,明明易烊千玺就在咫尺之遥的位置,却总觉得怎么都够不到。




他们终究还是做到了最后一步。




虽然只是他单方面的索取和讨要,但也比一无所有要让人满足。




第二天王俊凯就让导演把易烊千玺和配角的戏份给换了,条件是金额不菲的一笔“补偿”。




没有人会不要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导演不仅同意了,还很识趣地去给易烊千玺讲解演戏的技巧。




王俊凯坐在一旁看着,易烊千玺英气的面容上还是没什么表情。看不出高兴,也看不出不高兴。




他不知道易烊千玺喜不喜欢他这么做,可他除了把自己能给的都给对方,也没什么可做的。




随着电视剧的播出,易烊千玺的人气和身价一夜暴涨。王俊凯一点都不意外,对方原本就是块璞玉,精心雕琢后必然成为宝物。




他怕易烊千玺不熟悉圈里的规则,就亲自替对方出谋划策。每说一句话心里都忐忑一点,害怕易烊千玺觉得他这是束缚和管制。




可对方始终没有反驳他。




有天晚上易烊千玺问他,为什么他要帮对方找那么多资源,为什么要一步步把对方拉得更高。




王俊凯以开玩笑的语气说出了真心话,因为我喜欢你。




易烊千玺又问他喜欢自己的什么。




王俊凯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他就是喜欢易烊千玺整个人,而不是对方的某一处优点,或者特点。




最终也只能装睡。




有了那样的对话,他忽然觉得也许易烊千玺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无动于衷。赶紧趁热打铁表个白,说不定一段好事就这么成了。




想是这么想,要落实起来还是挺不安。他不好和圈内的人说,就去找了从小到大玩在一块的好友,让对方给他出点智谋,到时才不会竹篮打水一场空。




制定了相当精密的步骤,王俊凯又拽着好友一块去选戒指。




“你是不是太性急了点?”




“当然急了,”王俊凯不顾好友的白眼。“他现在那么优秀,一不小心就会被别人抢走了。”




“那也没到买戒指的地步吧。”




可是我想和他过一辈子。




大抵是觉得不好意思,他没能把这个想法说出来。




易烊千玺的手指比他略细一些,王俊凯特意让店员拿了两个不同的尺寸。




选完婚戒送走好友,他反复坐在车里练习告白时要说的话。




明明演过那么多偶像剧,这会却只觉得词汇匮乏。




隔了几天见到易烊千玺,他紧张得差点把油门和刹车搞混,连专心致志地开车都不能,更别提当面表白。




可能还是用短信说会更好。




王俊凯打了长长的一段话,又删掉,再打,再删掉,最后小心翼翼地发了句,你喜欢我吗?




等待回复的那段时间太难捱,消息提示音响起的时候王俊凯直接从座位上蹦了起来。




不安的预感在心里扩散蔓延,而屏幕上显示的,的确是个干脆利落的“不”字。




易烊千玺到底还是礼貌的,即使回绝了,也在后面加上一句道谢,客气得让人无法挑剔。




王俊凯第二天开车回到公寓时,易烊千玺已经把东西都搬走了。




房子空荡荡的,王俊凯光是站在里面,就觉得有些冷。




他总觉得就连他们温存过的那段日子都是虚假的,是他自己想象出来的美好梦境。




可他又分明记得易烊千玺坐在他身旁,眉间的小痣从刘海里露出来,琥珀色的瞳眸里漾出一点笑意。




“是真的。”




他已经忘了自己那时问的是什么,但青年认真的神情却又这般清晰地显现在眼前。




“都是真的。”




END

评论

热度(1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