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betes-2834

🐾

专属模特

432天:

娱乐圈AU,第一人称,万字完结,HE。


 


BGM




都不知道是该说他太聪明,还是应该说我自己太愚钝。







 


醒来的时候天色还很暗沉,我叹了口气,去拿床边的安眠药,倒了杯开水正要和着咽下去,门铃突然响了。


 


半夜三更居然有人按门铃,该不是鬼吧?


 


我拖鞋都没穿就赤着脚走到客厅里,透过猫眼望了出去。


 


真要命,虽然不是鬼,但是长得该死的漂亮,要不是看喉结我还以为是个女生。


 


我打开门,外面的青年一双桃花眼弯得很温柔。


 


“你好,请问是你在找合租人吗?”


 


我不自觉地咽了口口水,该死,这人笑起来实在是太好看了。


 


“啊,对。”祈祷自己的声音没有因为惊喜而颤抖,我从鞋柜里拿了双拖鞋给他。“要进来看看么?”


 


他道了谢,换上那双对他来说稍显幼稚的皮卡丘拖鞋,在整个房子转悠了几圈。


 


我给自己泡了杯浓咖啡,试图冲淡自己的睡意,假装不在意地问:“怎么样?还行吗?”


 


他眉眼弯弯地笑道:“很好啊,很整齐,也干净。租金怎么算?”


 


我莫名其妙松了口气,咳了一声,对着黑漆漆的咖啡心虚道:“呃,等住了一个月之后你再看着给吧。”


 


其实比起租金,我更希望是找一个人能陪着我睡觉。


 


不要想歪,只是因为我最近精神压力不知道为什么大了起来,为了画出更具有抽象气质的画又去找了很多神经兮兮的高端影片来看,看完之后脑子里一团糟,每天晚上如果不吃安眠药就睡不着。


 


要是被人知道才华横溢的大画家Jackson居然需要靠着药物才能入睡,那真是丢脸到家了。


 


说不定找个人来陪着我睡会好一点呢?我是那么想的。


 


青年的面容精致得像画一样,长长的眼睫毛静静地垂落着,看上去格外乖巧。


 


一对着美人美景就移不开视线的职业病又犯了,我足足盯着他看了半分多钟,直到他困惑地朝我微笑起来,才赶紧移开视线岔开话题:“那个…我作息不太规律,你不介意吧?”


 



 


一个星期后我就明白为什么当初Karry能够那么毫不犹豫地说出“没关系”了,因为他的作息时间简直比我还要更与众不同,每晚一点多才风尘仆仆地回来,一直睡到太阳晒屁股才吃了早餐换好衣服出门。


 


“那个……”在一天吃早餐的时候,我假装不经意地问道:“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啊?”


 


青年像是怔了怔,随后笑了起来,面容一如既往的美好,两颗尖尖的虎牙在阳光中闪闪发亮。


 


“我是模特。”


 


“…哦。”我有点吃惊,但也不会太过意外,毕竟他长得那么好看,如果不去当模特那才是浪费资源。“给谁当?”


 


Karry慢条斯理地把果酱涂到面包上,一个简单的动作都优雅得像是训练有素的贵族。


 


“谁给的钱多就给谁当。”


 


果然长得帅就是占便宜,就算讲出的话这么俗,配着那张面容也显得特别得理所当然理直气壮。


 


我暗暗叹了口气,不太抱希望地问道:“那,你愿意给我当模特吗?”


 


他的桃花眼一下子睁大了,清澈的瞳孔里倒映出金黄的晨曦。我连忙抬手安抚着瞬间跳动加速的心脏,端起茶喝了一口试图平复心情。


 


“啊,所以Jackson你是画家么?”他灿烂地笑了起来,杀伤力百分之百。“好厉害呀。”


 


我喃喃地说着“也没什么厉害的”,脸颊却不受控制地发热起来。


 


要死了,这么一句礼貌性的夸奖就搞得我像情窦初开的黄毛小子一样,这个Karry真的是天生惑骨。


 


“如果是给Jackson当模特的话,我当然很乐意啊。”他清秀的脸颊上始终挂着讨人喜欢的笑容,说出来的话也甜得像蜜一样。“毕竟我很喜欢Jackson呢。”


 


虽然知道他的甜言蜜语很有可能是出于我是房主才讲的,但是我还是傻不拉几地结巴起来:“真,真的吗?”


 


要死了要死了,这么娇羞的语气真的是我发出来的吗?真不知道要是给学生时期校园里的那些女生听见,会不会一下子觉得冰山校草的幻想全数破灭了。


 


没错,虽然这么说显得有点自恋,但是我对自己的样貌还是有十足的自信的。可能比起美得像画一样的Karry是略逊一筹,但是跟大部分人比起来已经算是很出众了。


 


哎,也不知道这样能不能让Karry心里给我加上几分,毕竟一开始我去给他开门的时候形象实在算不上美好,头发乱蓬蓬,睡眼惺忪,估计和现在这种打扮齐整英俊潇洒的模样相去甚远。


 


我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听到Karry带着笑意的温柔嗓音。


 


“Jackson吃饱了吗?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啊?”


 


明知道他说的“开始”只是指开始画画,可是我脑子里奇怪地闪过一些儿童不宜的东西,耳根都烫了起来,差点把手里的杯子摔到地上。


 


“饱了饱了,走,去画室吧。”


 



 


Karry真的是我长这么大以来所遇到的最完美的模特。


 


撇开他雕塑般的俊美相貌不谈,他的姿势和气场比起以前那种花钱聘请来的专业模特还要出色许多,而且整幅画画下来他几乎连眼皮都没眨一下,笑意盈盈地端坐在那里,我都要怀疑他是不是灵魂出窍只剩一个躯壳在椅子上了。


 


由于模特的格外优异,我的作画过程也格外顺利,基本上是没怎么修改就一气呵成地完成了。


 


等我说了好之后,Karry站起来,笑眯眯地走到画板前欣赏。


 


虽然我对自己的画画水平极有自信,可是此时不知怎么的心里就有点发慌,看着沉默不语只是微笑的Karry,收拾画具的动作都慢了下来。


 


过了好一会,他才露出了那两颗标志性的小虎牙。


 


“Jackson,你把我画得太好看啦,搞得我好自卑呀。”


 


我一面感激他一如既往的体贴,一面又觉得他实在是太过谦虚了。


 


连这么完美的人都会觉得自卑的话,其他人该怎么办啊。


 


青年又端详了那幅画一会,忽然开口道:“能把这幅画送给我吗?以后我还会继续给你当模特的,这幅我想当作纪念。”


 


哎,难道他不知道吗,只要他开口,我没有什么不能答应的啊。


 


更何况还是用这种撒娇似的表情和语气,就算是铁石心肠的人都没法拒绝吧。


 


“可以啊。”我点点头,将那幅画拿下来,递到他手里。“就当作是迟到的见面礼好了。”


 


Karry立刻绽出了那种绚烂得比窗外阳光还要耀眼的笑容,本来就好听的嗓音温柔得让人心都要化了。


 


“Jackson,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你啊。”


 


就算类似的话语他在同居的这段时间里已经重复过无数次,可是我还是像第一次听到一样,欢喜得连掩饰都顾不上了。


 


蠢兮兮地站在那里跟他相视傻笑了一会,我想,妈的,这下我真的是完了。


 


我连对方的来历身世性格喜好都尚且不太了解,却义无反顾地一头栽进了这个名为Karry的深坑里。


 


而且还掉落得心甘情愿,恨不得一辈子都不要爬出来的那种。


 



 


跟Karry的关系日趋亲密起来,我了解到他的情史原来算不得丰富,只在大学里羞涩地牵过几次女孩子的小手,最后还是因为对方另有新欢所以才甩了他的。


 


我不是幸灾乐祸,但是嘴角却忍不住就想上扬。


 


我还以为长得这么好看性格又这么温柔的人,一定是情场上的高手呢。


 


结果对方居然比我还要纯情上几分,一种捡到宝了的喜悦发自内心地萌生了出来。


 


我从不漏痕迹的套话里得知Karry并不排斥同性恋,心里早乐开了花,面上却只是平静地夸奖他三观端正,思想开放。


 


一点点挖掘对方内心的想法的过程很奇妙,就好像是在一个宝箱里摸索着,过一会就拿出一个金元宝,再过一会又发现了一颗钻石。


 


不过有时我会感觉自己有点像个卑鄙的盗墓者,偷偷摸摸地出于私心,借助同居的便利关系,不动声色地打探了解Karry的秘密,而对方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我喜欢他,也不知道我心里那些见不得人的绮念。


 


虽然显得有点不公平,可是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在爱情里要是还小心翼翼地守着各种各样的框框条条和规矩,那得有多累啊。


 


我觉得Karry应该也是对我很有好感的,只不过他自己没意识到。


 


不然他怎么会那么宝贝地把我为他画的像放在精美的相框里,挂在房间墙上最显眼的位置,不然他怎么会时不时用我买回来的食材给我煮色香味俱全的饭菜,不然他怎么会在晚上睡觉的时候由最开始的背对我变为环住我。


 


只是他越是这样,我心里的愧疚和不安就越来越大。


 


把一个正常的男人掰弯从来都不是一件光荣的事,我不想让他跟我一样过上这种深居简出的生活,贴上那个被很多人以异样的眼光注视的标签。


 


我总想着早点让他出去另外租房居住好了,可是每晚冲完凉看见他安安静静地靠在床边戴着无框眼镜看书的样子,却又觉得心里柔软得一塌糊涂,本以为坚定了的决心就在这种温馨的气氛里重新剧烈地动摇起来,在他说出“晚安Jackson”之后我就什么都说不出口了。


 


人都是贪心的动物,就算我是粉丝无数的大画家也不例外。


 



 


我没有告诉Karry的是,我以他为模特画出的那些画,其实都没有拿去卖,而是私藏在储物室的柜子里。


 


我不想跟任何人分享他的好他的笑他的美貌,这是每个暗恋者都会有的自私心理。


 


直到有一天我实在是没有灵感,画不出风景画来,没办法只好从柜子里拿出几张Karry的侧脸画,放到个人网站的首页出售。


 


因为每次都不是立刻就有人购买,所以我去冲了开水泡了杯茶,端着杯子回到桌前的时候差点被消息提示框吓呆——留言数量居然高达一万多条。


 


一边感慨着还在卧室里睡觉的Karry若是知道自己这么受欢迎不知有何感想,一边随手点了一个出价比较高的买家进行了交易,结束后我心情忽然有点复杂,看到转账短信后也高兴不起来。


 


即使是在网络这种虚拟世界里Karry也这么有人气,更别说在现实中了。


 


所以当青年兴致勃勃地提议去看烟火晚会的时候,我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完全没有被他的兴奋情绪所感染。


 


Karry大概也察觉到了我的心情不太对劲,温柔地低下头来问我怎么了。


 


我说没事,心情却越发糟糕了起来。


 


我一向不喜欢去人多的地方,而现在还是要和一个我巴不得锁到柜子里的人出去,鬼才开心呢。


 


尽管如此,在Karry亲自帮我换上一件他买的衬衫,细心地系上扣子时,我却又很没原则地高兴了起来。


 


他的眼光很好,当然衣服价格也从来不会便宜,不过估计是一直以来当优质模特赚了很多钱,反正从来没有看到过他对着那些天价标签露出心疼或后悔的表情。


 



 


出门前Karry一如既往地戴上了口罩和帽子,把脸遮住了大半。


 


对于他每次出门都打扮成这副模样,我最开始还觉得有点奇怪,后来一是想到他的确长得容易引起骚乱,二是也习惯了,就不会再问什么。


 


公园里密密麻麻都是人群,拿着相机和荧光棒等着焰火。Karry带着我到了一个稍微偏僻的角落里,被帽子微微遮住的桃花眼弯成好看的月牙。


 


“这里视野很好。”


 


果然当晚会开始后,我们顺利地看到了缤纷各异的烟火,在夜空中盛大地绽放随后滑落到远处的地平线上。


 


当一排最大最绚烂的焰火在空中爆开时,Karry忽然弯下身来,摘下口罩,在我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


 


我还维持着仰头望着天空的姿势,一时除了发呆什么都思考不了,脑袋里的火花噼里啪啦的,一点都不输夜空下的烟花。


 


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掌心也出了汗,湿湿的。


 


正想鼓起勇气问出一个藏在心里很久的问题,旁边忽然传来一阵躁动,一群妆容精致的女生围在一起不知道在议论着什么,眼神又兴奋又诡异。


 


我虽然脑子里乱成一团,却也想起这是在公共场合,而我和Karry是同性,此刻保持着如此暧昧的距离和姿势…...


 


警钟一敲响我立刻慌乱得不得了,拉着Karry就想逃,可是那群女生已经跑了过来。


 


原本以为的鄙夷谩骂没有出现,相反她们看着Karry的眼神都全是仰慕。


 


我皱了皱眉头,却不完全是因为占有欲作祟,而是隐隐约约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劲。


 



 


下一秒我的想法就得到了应验,女生们兴奋地尖叫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真的是凯殿啊!还以为看错了!有生之年偶遇偶像死而无憾啊啊啊啊啊!”


 


“我要窒息了天哪我还以为我这辈子都见不到大明星真人了,你们谁借我个手机我拍张照……”


 


“妈呀在烟火晚会上居然能偶遇影帝,这是什么好运气啊!!!”


 


我在喧嚣的人声里定在原地,表情僵硬得像一个呆子。


 


即使不是全部话语都能听清,但是“偶像”“大明星”“影帝”几个词还是清楚地传入了我的耳朵里。


 


我看着Karry略显惊慌的面容,勾了勾嘴角,自嘲地笑了笑。


 


原来如此。


 


我还一直内疚自己不停套他的话把人家所有想法都挖了出来,却没想到就连他的真实身份我都不清楚。


 


难怪摆出的造型都比专业模特还要更有范,难怪花钱老是那么大手大脚像是一点都不担心开销过大,难怪只是几张侧脸放到网站上就引起了那么多人的注意,难怪每次出门都要戴上帽子和口罩遮住大半的面容。


 


都不知道是该说他太聪明,还是应该说我自己太愚钝。


 


Karry,也就是别人口中的王俊凯,此时正手足无措地望着我,清澈的桃花眼里满是慌乱,抿了抿唇道:“Jackson,你听我解释。”


 


解释什么?解释这些天来他是如何天衣无缝地把我耍得团团转,弄得我像一个没有大脑的傻子?


 


“不用了。”我努力地保持着微笑,至少不要在这么多粉丝面前给她们的偶像难堪。“我先走了。”


 


Karry没有挽留,也没有追过来。


 


我抬手擦了擦眼睛,忍不住又笑了笑,随后快步走出公园。


 


我想世界上大概不会再有比我更蠢更好骗的人了,难怪Karry会那么喜欢跟我待在一起,实际上他享受的是这种轻而易举就能让我上当的恶作剧成功后的愉悦感吧?


 



 


回到家里我把Karry所有的家当都拿了个袋子装了起来。


 


挂在墙上的那幅画,我本来想拿下来塞进袋子里,最后还是没有。


 


Karry根本就不喜欢我,又怎么会对我的画感兴趣呢?


 


即使那幅画我画得全心全意,把所有能运用上的技巧都用上了,对他来说又算得了什么?


 


不过就是又一个被他的出色外表迷得晕乎乎的傻瓜不值一提的作品罢了,什么心意什么专注,全都是狗屁。


 


他早就看穿我那点滑稽又可笑的小心思了,却还是游刃有余地运用着他高超的演技拉着我一起演了一场戏,我把全部身心都投入了戏里,根本不知道自己只不过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配角,一个给他闪亮的明星生涯增添无伤大雅的小乐趣的滑稽小丑。


 



 


本来想着等Karry回来就把他那些东西全给他让他拿着袋子走人了,结果对方压根就没再回来。


 


我觉得自己真是可笑到家了,他一个大明星要钱有钱喜欢什么就能买什么,难道还会缺这一些用来使得这场戏演出得更为成功的小道具吗?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要我把那些东西通通扔进垃圾桶里,我又做不到。


 


留着就留着吧,就当是个提醒,只要看到就能想起我是怎么被骗惨的,以后就会多长个心眼了。


 


至于藏在柜子里的那些画,我没动,只是拿了把锁把它们锁了起来。


 


也把自己大开的心门锁了起来。


 


我这么多年来好不容易想认认真真谈一次恋爱,却压根连甜头都还没尝到,就连本带息地赔了进去,除了极具讽刺和戏剧意味的回忆以及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什么都没得到。


 



 


有时候看完新闻我没关电视,就会看到有关那个人的报导和资讯。


 


明明只要按下电源键我就什么都不会再知道了,但我偏偏就是傻傻地对着屏幕移不开视线。


 


这晚我又端着方便面坐在沙发上听新闻,犹豫了一下又一次没按下电源键,看着笑容甜美的娱乐主播拿着稿子站在光线明亮的直播间里,念着各式各样的快讯。


 


“…今日,人气巨星王俊凯与当红女歌手裴惠一同出席知名服装品牌CarryOn的新品发布会,当记者询问两人接下来是否有合作意愿时,王俊凯表示他们将会一同拍摄杂志画报,而裴惠也笑着说自己一直想和国民男神拍一组美美的照片。俊男美女会带来怎么样的完美作品,敬请大家拭目以待…”


 


我终于舍得按下电源键,一瞬间里客厅安静到近乎突兀。


 


眼睛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发热,可能是被碗里升起来的雾气熏到了。


 


我究竟还在抱着什么期望呢,他原本就和我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除却那段他借着同居来耍着我玩的日子,我们的生活根本就是两条平行线,不会有任何交集。


 


十一


 


几个月浑浑噩噩的日子过去后,我收到了一个老朋友寄来的演唱会门票,邀请我跟他一起去看。


 


我本来就对这种又吵又闹的东西没有任何兴趣,更何况我还在特邀嘉宾名单里看见了一个熟悉得令人生厌的名字。


 


我才不要去看请了一个骗子来当嘉宾的演唱会,简直就是在浪费宝贵的人生。


 


十二


 


当我坐在座位上,听着周围举着荧光棒和歌牌的人们的欢呼和尖叫时,我都不知道要做出什么样的反应才好了。


 


我临时改变主意只是因为,我和王源那么久没见,我不好意思让他一个人孤零零地来看演唱会。


 


但是处于一堆叫得声嘶力竭的疯狂粉丝中间,我真的感觉太阳穴都痛了起来。


 


这些人到底是有多崇拜他们的偶像啊,搞得好像兴奋得都要晕过去了一样。


 


前面出来的歌手我都不太认识,但是歌曲一响起来多少都觉得熟悉,想必个个都是大牌。


 


一想到王俊凯比这些大牌的人气也许还有更高些,我就觉得胸口一阵阵发闷。


 


我跟他的距离实在是太远了,之前我到底在想什么,怎么会自作多情地以为他也是有点喜欢我的呢。


 


果然当王俊凯一出场,全场的呐喊和尖叫几乎要把场馆的顶棚给掀了。


 


我一边按揉着太阳穴,一边坐直身看着舞台上光芒万丈的青年。


 


他穿着一件黑色的长袖衬衫,下身是一条黑色紧身裤,肩膀上还罩着一件华丽的斗篷。


 


换任何一个人来穿也许都会显得太过浮夸的服饰,在他身上偏偏就显得无可挑剔,要说有什么效果,也只是把他修长的身材和俊美的面容都加以强调突出了而已。


 


我恨恨地想,这人真是个祸害。


 


我他妈都已经被他骗成那样了,却还是会在看到这样帅气的他时,心跳不争气地加速起来。


 


他手握着立麦的长杆,睫毛微微低垂,在白皙的面容上投下细小的阴影。


 


“这首歌,我想唱给一个人听,虽然不知道他能不能听得到。”


 


“这个人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很特别的,谁都无可替代的。”


 


震耳欲聋的尖叫声里我几乎都要从座位上跳起来了,一想到前几天娱乐报纸上登出的他和裴惠的绯闻,就觉得喉咙像被人紧紧攒住一样,连呼吸都困难。


 


王源大概是察觉到我的不对劲,担心地转过了头。


 


“千玺?你没事吧,脸怎么那么白?”


 


我吃力地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有气无力道:“我没事。”


 


也好,如果他真的打算当众借某首歌对裴惠表白的话,我就可以完全抛下那些不切实际却又挥之不去的妄想和执念了。


 


他从来就不是我的,这个事实一直都摆在那里,只是我不愿意去面对。


 


现在机会终于来了,我可以鼓起勇气面对事实了。


 


十三


 


青年凑近麦克风,好听的歌声从舞台两旁的音响传到了现场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穿华丽的服装为原始的渴望而站着


用完美的表情为脆弱的城市而撑着


我冷漠的接受你焦急的等待也困着


像无数生存在橱窗里的模特


 


我呆在座位上,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除了灯以外我还能看见什么


除了光以外我还能要求什么


除了你以外还能依赖哪一个


 


模模糊糊有什么在脑海里响起,和青年的歌声穿插环绕,分不清彼此。


 


在千里以外在呼喊的是什么


在百年以后想回忆的是什么


在离开以前能否再见那一刻


 


“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啊?”


 


记得你的眼睛将会亮着


我的手臂将会挥着


谁说世界早已没有选择


 


趁着我会喜怒你会哀乐


唱几分钟情歌


没什么至少证明我们还活着


 


“我是模特。”


 


像单纯的蝴蝶为玫瑰的甜美而飞着


像顽皮的小猫为明天的好奇而睡着


是混乱的时代是透明的监狱也觉得


是不能继续在橱窗里做模特


 


“给谁当?”


 


除了风以外我还能听到什么


除了尘以外我还能拒绝什么


除了你以外还能倚赖哪一个


 


“谁给的钱多就给谁当。”


 


在千里以外在呼喊的是什么


在百年以后想回忆的是什么


在离开以前能否再见那一刻


 


“如果是给Jackson当模特的话,我当然很乐意啊。”


 


记得你的眼睛将会亮着


我的手臂将会挥着


谁说世界早已没有选择


 


“Jackson,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你啊。”


 


趁着我会喜怒你会哀乐


唱几分钟情歌


没什么至少证明我们还活着


 


在整齐划一的全场合唱里,我抬起手,遮住了模糊的视线。


 


记得你的眼睛将会亮着


我的手臂将会挥着


谁说世界早已没有选择


 


趁着我会喜怒你会哀乐


唱几分钟情歌


没什么至少证明我们还活着


 


唱完后王俊凯没有急着下台,而是握着麦克风,一双桃花眼里倒映着明亮的灯光,在观众席上寻找着目标。


 


在快要失控的心跳里,我终于和他对上了视线。


 


随后他便抿了抿唇,专注地望着我,也不管粉丝的尖叫声快把场子掀翻了。


 


“我想对那个人说,对不起,一直没有勇气告诉你真相,因为怕你知道后会生气,会逃避。”


 


“可是不管我是不是大明星,我对你的喜欢,都是真心的。”


 


“所以你愿意…..让我从今以后,做你一个人的专属模特吗?”


 


 


番外一.Luck


 


在学生时期我曾经想过自己买彩票中大奖的概率有多少,甚至还傻乎乎地拿笔在草稿纸上认真地运算着,算出来是百分之八十的时候我的欢呼声引起了班主任的注意,接着就在走廊上罚站了两节课。


 


可是后来,无论我买了多少张彩票,我都没有一次中过奖。


 


我觉得是我自己倒霉,运气不够好,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但现在想想,也许是上天有意吊我胃口,故意先把我的好运气都积攒着,一点都不分给我。


 


然后在我快要对人生失去信心的时候,他拨出了小小的一部分给我。


 


我遇到了一个各方面都堪称完美的同居者和模特,并且度过了一段愉快的时光。


 


接着也许是我的得意忘形太过明显,老天又把我的好运收了回去。


 


我的这位模特原来是个大明星,拿过无数大奖的影帝,粉丝数以亿计,相比之下我简直平凡得不能再平凡。


 


我们闹掰了,他再也没有出现过在我面前,只偶尔笑容温柔地出现在电视屏幕上,隔着遥远的距离。


 


我很绝望,可以说再一次对人生失去了信心和激情。


 


我好不容易碰到一个这么好这么喜欢的人,结果却是一场空。


 


也许是我的沮丧和灰心又被上天看见了,这次他终于大发慈悲地不再折腾我,而是把所有积存已久的好运气都一次性地发放了出来。


 


我再次见到了我喜欢的那个人,虽然依旧隔得很远,可是他看到了我。


 


他解释了他没再回来的原因,接着对我告了白,还附带一个极其诱人的条件。


 


对此我的反应是站起身来就往外跑——这个后来被我的好朋友王源儿拿来嘲笑了很久。


 


无论过程有多丢脸又曲折,总之当我仓皇逃回家里冲完凉出来的时候,我的门铃又响了。


 


我打开门,我喜欢的人就站在门口,像第一次到我家时,弯着那双漂亮的桃花眼。


 


“嗨,请问你需要一个永久合租者吗,会做饭会叠衣服会陪你逛街还自带模特气质的那种?”


 


当我点头的时候,我想,好吧,老天也不至于那么令人讨厌。


 


至少最后他把我最想要的给了我,而且期限是久得不能再久的,一辈子。


 


 


番外二.合租


 


好不容易逃脱几个狗仔的跟踪,王俊凯已经跑得大汗淋漓。


 


这个小区看起来还蛮偏僻,估计暂时不会被人发现,他松了口气,下一秒就想,要是能找到一户人家借个浴室冲个凉顺便借住一宿就好了。


 


正发愁要找哪户人家才好,转头就看到了旁边的那块公示板。


 


其中一张便利条上的字迹很清隽整齐,招合租者四个字写得大大的,唯恐别人看不清。


 


王俊凯转了转眼珠,扯下便利贴,按着上面标着的地址走上了楼,抬手按了按门铃。


 


他打好主意,如果被认出来的话,就立刻转身跑下楼,如果没有被认出来就直接打几个忽悠住进去吧。


 


其实他也觉得前者的可能性更大点,毕竟国际影帝要不被人认出来实在是太难了,除非对方是个整天宅在家里对娱乐圈一窍不通的画家什么的,不过这个想法有点不切实际。


 


正想着,门就打开了,赤脚站在门口的俊朗青年神情迷茫,显然是从睡梦里被吵醒,还不太清楚这是什么状况。


 


王俊凯察言观色的能力满级,一眼就看出对方根本不知道他是谁,琥珀色的瞳眸里只有惊艳,没有惊讶。


 


他绽出了温柔的笑容:“你好,请问是你在找合租人吗?”


 


对方一面说着对一面拿了双拖鞋给他,慌张的模样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


 


王俊凯不知怎么的就被对方这副模样逗得心情大好,装模作样地看了几圈,一边盘算着要不先在这里住一段时间躲掉那些没必要的繁忙通告,一边对着紧张地站在客厅里的青年笑得眉眼弯弯。




“很好啊,很整齐,也干净。租金怎么算?”


 


 


番外三.Model


 


在Jackson问到自己是做什么的时候,王俊凯有一瞬间的慌张,差点以为自己的真实身份被看出来了,等发现对方只是纯粹地提问时才松了一口气,笑道:“我是模特。”


 


没想到对方毫不犹豫地就相信了他,并且提出要给他画一幅画。


 


王俊凯没抱太大期望,这个年代会画画的人很多,但是真正画得好的却没几个。


 


抱着“就当作是借住房子的回报吧”这样的念头等对方画了出来,看到成品的时候王俊凯吃了一惊。


 


Jackson的画很传神,纸上的人不只是张画像,而是一个具有灵魂的人物,连眼神都显得鲜活。


 


他问,能把这幅画送给我吗?


 


对方又是毫不犹豫就答应了,用心画了那么久的画作居然就这样毫无条件地塞到了他手里。


 


习惯了娱乐圈的尔虞我诈,以为对方会提出许多条件的王俊凯怔了怔,接着以轻松调侃的语气道:“Jackson,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你啊。”


 


这种不用花钱的甜言蜜语他对着谁都可以说一箩筐,但是在看见对方嘴边浮现的两个浅浅的梨涡的时候,不知为何忽然就觉得心脏的跳动变得异常了起来。


 


Jackson很单纯,很认真,甚至可以说是有点蠢的程度了,可是却又…蠢得很可爱。


 


此后这种不寻常的状态出现得越来越频繁,王俊凯也终于从开始的漫不经心变得无措起来。


 


他不禁害怕,如果被Jackson发现了自己一直在说谎的话,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本来打算尽早跟对方坦白,可是每晚看见从浴室里出来的青年笑容纯粹地朝他走来的时候,王俊凯的话又被哽在了喉咙里,根本讲不出来。


 


当Jackson睡着后,他忍不住亲了亲对方眉间的那粒小痣,接着眼皮发烫地,把对方搂得更紧了一点。


 


如果可以……他一点都不想再当什么大明星。


 


他只想做怀里这个人一辈子的,专属模特。


 


END



评论

热度(1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