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betes-2834

🐾

饮水

432天:

/溯世歌全文重写


/为抵当初空洞繁赘


/娱乐圈AU 破镜重圆 千视角第一人称 勿上升




BGM:易烊千玺-下雨了




00




我恨你漫不经心,又恨你若无其事,就像恨你当年不辞而别,恨我对你发不出火。




我没把这些跟别人说,因为他们多半是不懂的,我要是说我又冷又热,他们会觉得我疯了。




01




王源儿告诉我王俊凯要回来的时候,我正在削苹果。窗外雨声淅淅沥沥,他翻过一页书,看着我帕金森患者一样抖动的手,笑道,看来你还是很喜欢他嘛。




我嚼着苹果,很想找些话去反驳,但我要告诉王源我讨厌王俊凯,他势必是不信的。我把苹果皮扔进垃圾桶,手上黏黏腻腻,摁了点洗手液出来洗干净,胃里的酸意一阵阵翻搅,像有石子磨着,一锅炒个碎。




苹果都尚且能用好吃的外表骗人,我简直想翘个二郎腿怀疑一下人生。最后去衣柜里把那条破洞牛仔裤拽出来,在镜子面前比划几下,感觉自己世界最帅,不输少年。




02




我低估了自己和王源的影响力,轻装上阵就去了机场,周围的女生叫得我耳膜要爆掉,“啊他们不就是当年解散的那个组合吗!”




是,揭人伤疤总是有趣,反正自个儿置身事外,不痛不痒。




我的哈欠没打出来,王俊凯从登机口走过来了。时光对他来说就是美图秀秀,我试图移开一点目光,失败之后又想或许我应该先改改自己的出生年月,星座特质。




他那一双桃花眼从小时候开始就弯得特漂亮,我酝酿许久的一巴掌终究是无从下手。他天真纯粹地笑着,好像我们还在那阵成天黏一块吃火锅逛大街的年岁。




我有一年上快本说要当一个实力演员,现在看来这个愿望王俊凯替我实现了。他那层若无其事的面具戴得太好,我就是要撕,都找不到开口在哪。




王源儿多聪明一个人,感受到气氛尴尬,立刻担当起活跃气氛的角色。




“王俊凯,你还真是没怎么变。不像我,越来越帅,完全控制不了。”




他这话可错了。我虽然不大愿意承认,但其实王俊凯比过去帅了不少,青涩稚气全部褪得干净,就剩着一层无可挑剔的俊美。




王俊凯嗤笑一声,以我最熟悉的模式怼了王源儿一把。




“我看你也没变多少,至少脸皮还是和以前一样厚。”




我忽然觉得哆啦A梦忘了送个任意门给我,隐身术修炼了多年也没有成功,正打算咳一声提醒一下王美人我还在这,他就先一步把视线转向了我。




“你不舒服吗?”




多温柔。多体贴。那副姿态看起来就像一个凯旋归来的王者,而非当年不辞而别的逃兵。




我沉默,沉默在康河的柔波里,甘心做一条水草。




王俊凯迈开他两条大长腿向前走了,王源紧随其后,跟了几步又回头对我招手,示意我别掉队。




我不知道该不该提醒他,现在的易烊千玺已经是个方向感很好的成年人,不会再像当年那个黑黑瘦瘦的小豆丁一样在人群里走丢,也再不会有一个少年拨开汹涌熙攘的人群清脆利落喊一声千玺,将人带到面前来。




03




王俊凯睡在我隔壁房间。




我寻思要是开个小号发一条这样的微博出去,带个热门话题,能引发多大的震动和反响。他送我的等身轻松熊坐在床边,黑漆漆的眼珠无辜地望着我。




王俊凯送过我许多东西,甚至有一次去美国回来还拿了巧克力,我刚要去给客厅里的王源分一半,他就摁住了我的手,小声道:“只给你的。”




我因为他那一时的温柔与好,竟然就把愤怒和质问压了许多年。他这会和我就隔着一堵墙了,我连一条语音都没有发给他。




怂,蠢,怂。我中肯得体地自我评价完毕,把倒扣在床头柜上的相框立起来,年少的我对着镜头笑得梨涡浅浅,一旁拽着单车车把的王俊凯因为还没反应过来,脸上只有懵逼的傻笑。




天气太热了,我胸口闷得发紧,松开了轻松熊摸到空调遥控器,指尖一按一了百了。




04




失眠不影响我早起,只没想到王俊凯起得比我更早,可见美人贪睡这样的话是没有依据的,他早就不是那个黏着床迷迷糊糊起不来的小屁孩儿。




或许我的目光太不收敛,王俊凯有感应般地转过头来,在明丽的天光里绽出一个灿烂到极致的笑,活生生一幅从墙上走下来的时尚画报。




我颇为冷艳地点点头,去料理台那给自己倒水喝,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开水装了满满一杯,拿起来时差点倒到脚上。




王俊凯在一旁乐,乐够了又去柜子里翻出药酒打算给我搽。我受宠若惊地摆摆手,他不由分说就拽了过去,上药的力度倒远比这拉扯的态度要温柔。




他的侧颜一直是粉丝津津乐道的名品,我看了几眼就觉得受不住,盯着地板琢磨我一个大老爷们儿哪有这么娇贵,王俊凯这爱操心的毛病啥时候能改改。




思绪一展开就跑偏了,我忍不住又开始想他这些年究竟是去了哪,遇见了什么人,做过哪些事,二十五岁才能谈恋爱的原则还有没有守着。




客厅空调开得低,我不自觉打了个哆嗦,王俊凯问我冷不冷,我摇摇头,难不成他还能把身上那件单薄衬衫脱下来给我穿。




空气渐渐安静,尴尬就要蔓延,王源儿很适时地出来了,头顶一撮呆毛迎风摇曳,我没忍住笑出声。




他才不在意这些,一双杏眼熊熊燃烧着八卦的火光。




“哇,你们两个,一大早就这么——”绞尽脑汁地想着形容词。“——八点档。”




王俊凯松了我的手,阔别多年的总攻气场重新抖搂出来,似笑非笑盯着王源问:“要麻袋吗?”




“要......”王源伸了个懒腰,把回答补充完整:“桥豆麻袋。”




冷笑话之王心满意足地进了浴室刷牙,一边挤牙膏一边还哼着歌。我大抵应该像以前看到他俩互怼时那样乐呵的,只不知怎么的不很笑得出来。




王俊凯又把那副温柔姿态摆得不露痕迹:“怎么了?”




“你还记得吗,那个游戏。”




我看他一脸茫然和不知所措,就知道自己这个问题愚蠢透顶。恋旧从来不是人的共性,我干嘛非要巴巴地在他这寻求共鸣。




“三周年见面会猜词,”我给自己倒了杯咖啡,温热的液体在嘴里泛起苦。“贵人多忘事,得吧。”




王俊凯便有些腼腆似地垂下他长长的眼睫毛,的确是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啊,我还能怎么办。




颜控本性一日不改,我就永远别指望能对王俊凯发出火。




05




家里存粮不够,王源欢天喜地拉着人形钱包去逛超市了,我一个人瘫在沙发上,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梦里的光线很模糊,王俊凯的面容年轻如初,微微笑着穿着那身黄色的皮卡丘服,弯下腰来握住我的手指。




“未来我们还要这样继续下去,好吗?” 




即使是在梦中,我也很想告诉他,大哥,你认真提出来的问题,我压根就没有拒绝的余地。




好啊,又怎么会不好,唯一的不好就是这一切不过都是个梦,而我在梦里竟然还这样清醒。




这样清醒,却还是要伸出手去,好像当真相信了年少时脆弱不可靠的承诺,要与他平安稳妥地过一辈子。




06




吃过晚饭,王源先去浴室里洗澡,电视主播字正腔圆,我和王俊凯展开沉默持久度对决。




过了一会,他到底是捱不住,问我要不要吃夜宵,他会做甜品。




敢情这么一趟海外归来,他就真成了阔少邬童,手艺虽然不咋样,一颗邀请别人品尝的心还是有的。




我十动然拒,一声谢谢已经把礼貌最大程度地强调化,王俊凯嘴角的笑顿了几秒,一点点地暗下去。




像夕阳下山时渐趋漆黑的天色,像灯筒拧转时逐步黯沉的白光,像电影结束时定格淡出的结尾,像幕布拉上后缓慢隐没的布景。




暗下去,淡下去,沉下去,隐下去。




我余光看见他湿漉漉黑漆漆的瞳孔,就知道我方才的推辞惹美人伤心了。




罪过罪过。




我何尝不明白我的冷淡有多伤人,我又何尝不想对美人亲近温柔。




但我实在是太好奇。




王俊凯退出组合,不辞而别,我生气归生气,但说到底还是想知道原因。




是走是留都是他自个儿的选择,我没资格干预,可是背后的理由到底是什么,我觉着他应该告诉我,而不是让我像个傻子一样蒙在鼓里,连团毛线都没得理。




07




我上班路上就预想到了同事们看到特级国宝的反应,果然一去到公司几个姑娘就指着我的熊猫眼捂嘴笑,还有不怕死的来问我是不是失恋了。




恋他个大头鬼。




我都长到这个岁数了,一次正儿八经的恋爱没谈过,少年时代那场无疾而终的暧昧感情,也随着王俊凯的离开烟消云散。




王俊凯那样好看,出国后少说有一个连的姑娘追他。而我日复一日地在枯燥的工作里耗费着时间,连找个对象的精力都没有。




真他妈遗憾。




08




如果有导演要拍一部最熟悉的陌生人,以破镜难圆为主题,我头一个就把王俊凯和自己的名字报上去,准保过五关斩六将无人可挡。




王源好歹和他还有日常互怼,我基本就维持着零交流零care的酷哥状态。王俊凯回来后做什么工作,每天去哪里上班,我一点儿也不清楚。




要不是王源叫我把王俊凯落下的钱包给人送去,我这辈子恐怕都要和王俊凯做两条相交后愈行愈远的长直线。




便利贴上写了详细的地址,我坐出租车里看着窗外的林海昏昏欲睡,下车前想再确认一遍,才发现王源的字迹都让我掌心的汗给晕开了。




出息。




09




楼梯间的指示图画得太复杂,我绕了半天才兜到王俊凯那里,窗户是半透明的,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




我开始痛恨过去我引以为傲的好记性,眼前就那么一片浅淡的阴影,我居然也能在心里描摹出王俊凯的神情和模样,简直尹柯本人上身。




王俊凯是在练舞,跟从前组合还没解散时一样,很认真地在对着镜子练舞。




只是动作僵硬又别扭,就像一个被牵线操纵着的人形木偶。




我看着他吃力地做出一个个明明难度不高的动作,看着他颤抖着弯下腰,看着他重重地跪倒在地上,看着他再次直起身,过了一会又摔下去。




肢体猛烈撞击地板的响声,即便隔着一道墙也都清晰而鲜明。




大抵是方才的楼梯太长,我的腿脚逐渐有些发软,只能慢慢地蹲下去,后背的衣服被汗浸得湿透。




10




在组合解散前一周的周六晚上,王俊凯比平常更粘人,一直央求我陪他多说会话。




那时我着实是太困,说没几句就不耐烦了,对于王俊凯后来所说的话,仅仅只是听到了,却没放进心里。




——“千玺,我觉得,以后的路......一定会,越来越难走下去吧。”




不错。没了他以后,我和王源何止难走,压根就是就地终止,连多一秒的坚持都吝啬。




但我并不曾揣度过他的路会比我们更难走。




他没和我说过,我也没问。我想当然扣了一顶叛徒的帽子在他头上,还为自以为相当准确的判断沾沾自喜,鸣鸣得意。




天气热得要命,我却有病一样靠着墙直发抖。我为王俊凯找过无数个借口,可我怎么就没想过他是有最正当又最不会说出来的理由。




我现在知道了,他是个混账,把苦情戏一筐揽了,让我在原地茫然打转,活像个滑稽又可笑的小丑。




他是世界上最坏的混蛋,可除了瞒我这么多年以外,他没有别的不好。




11




王源终于愿意和我摊牌。




我听他轻描淡写地把惊心动魄的那段过去重述,一时之间想不到是先给他一拳,还是给自己一拳,要么干脆从外边跳下去。




“站上升降台的时候,工作人员太粗心,绳子没有给他绑好。”




“有一个动作,是要跨出升降台的。他一迈出去,绳子就松了。”




“公司封锁了消息,把他送去医院治疗。抢救很及时,没有生命危险,只是他一直昏迷不醒。”




“你也知道,公司一向是以利益为重的。经过会议商讨,高层发布了组合解散的通知,然后把他送到国外疗养。”




他顿了一下,大抵觉得我牙齿打战的模样太过难看,把空调调高了几度,又继续在响亮的雨声里说下去。




“我之前跟你说出国旅游……其实就是去看他。”




“他的身体恢复得很快,一个星期后就醒了过来……但是精神状况却非常不稳定。”




“不管谁去靠近他,跟他说话,和他交流……”




“他都以为,那个人,就是你。”




12




我曾经煞有介事地构思过许多情节。




比如王俊凯像我演过的尹柯一样,有一个不近人情二话不说就要把儿子送出国的妈妈;比如他为了促进中美交流,去当一个颜值最高的翻译官;又比如他其实就只是不想走下去了,当初在小黑屋里说什么印象最深刻的视频是十年之约都是骗人的。




我把他想得那么差劲,他怎么还敢这样狡猾,一次次击溃我的淡定和理智,把我放在一个走不了推不掉的位置。




过去的易烊千玺多么潇洒有趣,他怎么敢以退出的方式烙下磨不掉的印痕,最后还温柔平静地拿着药酒,给如同一头困兽一样狼狈疲倦的我治疗伤口?




组合里最冷静的王俊凯总算出错了,错得离谱又无可挽回。我一定会咬牙切齿地恨着他的,而且是恨他一辈子。




13




我和从前的经纪人拿了钥匙,久违地去了我们当时合住的宿舍。




王俊凯的抽屉像是另一个世界。一本本薄厚不均的日记,圆珠笔,用以谱写曲稿的纸张,黑白的数据线缠成整齐的一团,红蓝相间的耳机,还有各种掉色的动漫手办,其中几个是我以前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他的。




食指忽然传来一阵剧烈的刺痛,我低头看了一眼,一个松掉的订书机铆钉扎进了皮肤。




在抽屉的角落里,我找到了一叠沾灰的便利贴。




这是过去王俊凯常黏到我的杯子,玩偶,还有各种日用品上面的,附着简短易懂的说明,王俊凯的易烊千玺的。




——东西是易烊千玺的,易烊千玺是王俊凯的。




我看到他的亲笔愿望信,快本上主持人只看了正面,不知道背面还有一句话,所以王俊凯自己拿着话筒说了出来。




“让我们祝易烊千玺幸福。”




我的腰又疼起来了,我明明许久都没有练舞了。再接着全身都疼起来了,我想我大概是魔怔了。




14




我提着一整袋苹果去了医院。




王俊凯睡醒了,弯着好看的桃花眼笑眯眯地望着我。我挑出一个最青的苹果削了皮,动作熟练且毫不犹豫。




“来,给。”




尹柯对邬童多么温柔,但我终究不是尹柯。王俊凯倒是眉眼弯弯地接了过去,唇红齿白像要做牙膏广告,虽然手中拿着的是一个坑坑洼洼的苹果。




这医院的空调可能快要坏了,我坐在病房里,全身一阵冷一阵热,不知道吹的什么风。




“王俊凯,你给我听好了。”




我的表情很严肃,王俊凯却没有敛了笑,仍旧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望着我,桃花眼中是一贯的纵容与耐心。




“你好好休息,一定要遵守医师的话,舞蹈之类的,等你好了,我可以教你。”




“但你易老师现在身价比较高,五块钱不能买一节课了,给你个友情价七块钱吧。”




“不管之后的情况怎么样,你都必须告诉我,不能再瞒着我,不然我把你头发剃光了让你去寺庙里修行人生。”




“说好了十年就是十年,你错过十年就给我补回这十年,少一分都不行,多的话另外说。”




“至于你骗我的那笔账,咱们以后慢慢算,您就甭再想着开溜,我这人特记仇。”




我还有很多话要接着说,王俊凯却忽然将手伸过来,我这才察觉自己脸上冰凉湿透,像是站在窗外滂沱的大雨中。



评论

热度(1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