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betes-2834

🐾

在目

432天:

易烊千玺把猫抱回公寓,王源不请自来坐在沙发上磕瓜子,和二十大眼对大眼瞪了一会,仿佛是噎了一下,“你就这么惦记王俊凯啊?”嗓音黏黏糯糯,自有一股撒娇气,掺了几分郁闷与吃味,不细听就辩不明白。




二十的爪子扒拉着易烊千玺的衣服,他放弃把猫放进窝里,带着笑在王源身旁坐下,梨涡盛着沉稳和戏谑。




他对王源缺着能当爱人的心动,但当朋友,那种喜欢是要满溢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倒下来,王源大大的瞳仁清澈透亮,可以拿来照镜子,或者当水瓢,总之只做眼睛太浪费,暴殄天物不知道会不会遭雷劈。




旁人总以为他离不得王俊凯。这本身就荒谬,人都是生而独立的个体,没有谁离不开谁。大家站在上帝视角替这对始终没确定关系的冤家揣度,捏着把没来由的惋惜,好似他们不修成正果就该洒泪,迎着热风,消耗不要钱的同情。




易烊千玺在超市里接到王俊凯的电话,手上的面包没过保质期,能摆到购物车里。他漫不经心朝着下一个货架走,嘴上问什么事,手指修长且骨节分明。王俊凯大概没有确切的要紧话说,海北天南东拉西扯好一会,易烊千玺将牛奶包装翻了个面,找不到那行细小的数字。




“你想我吗?”




他不怨怪王俊凯总爱半开玩笑撩他。认真和幽默的界限可以很模糊,好看的人总是值得被原谅的。王俊凯那一类的天之骄子被造物者宠得没底线,做什么都自有种风情在,不怕柴火烧,微笑时睫毛总犯规地垂出巧妙的阴影,纤长且细,教人心里边软和几分,嗓音也放柔了,怕惊扰枝头上的鸟一样,朦朦胧胧融进空气里。




“想。”




他没告诉王俊凯,想念这东西不该说出来,或是不能说出来。雨天落在窗台的水滴,顺着二十放松的背脊摸过去使得掌心发痒的绒毛,王源坐在钢琴边敲打黑白键发出的清脆声响,台风过境倏然降低的温度,想念是藏在这些归纳不出类别的东西里的,你要敲开拿出来,会变质。想念见不得光和空气。




但王俊凯笑了,于是易烊千玺顺手摸到Hello Kitty软糖的盒子。他从某个时期开始失却了对甜的热情,王俊凯反其道而行之。小姑娘缠着妈妈说也要一盒,年轻的母亲充耳不闻地推着车向前走,易烊千玺在那双眼睛蒙上水雾之前悄悄塞了个玩具过去,是快餐厅的双人套餐附赠的,他吃了一半,剩下的打包回去给王源。




更像他和王源是一对。他长期的固定的只维持一方面情谊的伴侣有自己的住宅,易烊千玺在收银员把小票推给他签名时也没思索出合适的理由。我想你这种话说出来并不轻易,我去见你就难上一百倍。像1+1=2和量子力学,没有可比性,但人人都知道掌握后者需要难以计量的时间和变态般的智慧。




他们都还年轻。有大把光阴能够浪费,反正林宥嘉略带颓废的音调是那么唱的。有一个人能去爱,多珍贵。知足比抱怨更方便接近幸福,他不爱走捷径,可偶尔偷懒是常情,他总不能活成精密的机器,机器没有审美,会说这是对的这是错的,不会说这不美,这真漂亮。




易烊千玺走回小区里,上楼把饭盒给王源,说去买烟。楼道里铺着密密的尘埃,踩一脚鞋底多层灰,显得很厚重。他推开铁门出去,发短信问王俊凯在干嘛,在哪里。等待是件度秒如年的事情,好在王俊凯一向回复他最快。




“我来接你。”




二十分钟后易烊千玺坐在王俊凯的新家,手里捧着热可可,空闲的手指划拉着屏幕,念一条微博给王俊凯听:“追星有三忌,真情实感倾家荡产什么都管。”话音未落喝了一口饮料,把攀到喉咙的自我判定咽回去。




没人愿意当着暗恋对象把自己挂上绞刑架,怕死相太丑,吓坏人。




王俊凯就笑,桃花眼笑起来总含着春情,像调戏谁。“三条都犯也没关系,”他说,伸手擦掉易烊千玺嘴旁的水渍,左右眼都倒映着易烊千玺的面容,雾气缭绕着鲜明的线条,候鸟憩息的首选地。“我不追星,我追你。”



评论

热度(1653)

  1. 落酒天432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