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betes-2834

🐾

俗不可耐

432天:

整修补档,一发完结,勿上升。




BGM




要真心没有,要爱情亦无。我们之间唯一剩下的,就只有这点俗不可耐的倒带与踟蹰。






01




就算可能会被广大迷妹包围攻击,我还是坚持要说,王俊凯是个傻子。




因为他说谎的时候,尾音会上扬,声音也在抖,虽然依旧温柔。




烂得要死的扯淡技术。




我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再问了一次。




王俊凯你在哪里?




末了又想是不是应该再补上一句来着,现在请开始你的表演。




隔着五十米,王大傻的声音清晰地盖过周遭的嘈杂,徐徐地从电话的另一端传来。




我在外面应酬呢千玺。




不错,有进步。抖还是抖的,语气维持得比以往平静些,仿佛天地可鉴的样子。




评判完毕,我啪一声挂了电话,感觉自己特干脆,特潇洒,特决绝。




隔着五十米,我抽出一根烟点上,从缭绕升腾的白雾里,看着那边搂着一个清秀的小男生笑得正欢的王俊凯。




隔着五十米,我想,原来应酬不是陪领导,是陪小情儿。




隔着五十米,我被烟头烫了手,指尖一缩,已多了个红色的圆印。




隔着五十米,我出现了幻听,一声比一声更轻缓,一声比一声更温柔。




千玺。千玺。




我掐灭了烟,抬起手伸了个懒腰,不忘在脑海里超凶地给音源的提供者下了个马威。




叫个屁啊叫。




02




众所周知,喜新厌旧其实是人类最普遍的常态。




像我几年前还信誓旦旦说着我最爱的是Kuma大佬,后来睡觉的时候床边天天放着Hello Kitty,现在新欢又成了一只灰色的小狮子。




每天早上起来那些公仔都会不翼而飞,我要猫着身子弯着老腰往床底使劲地够,才能捞出那堆东倒西歪,所幸还没有沾灰的朋友们。




我也质问过王大傻,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一米八几的大长腿弯着双漂亮的桃花眼告诉我,易易,是那些公仔自己半夜跑到床底下的,因为它们单身很多年,专业仇情侣。




哦这么神奇吗。




我吐槽归吐槽,倒没真舍得为了几个小玩偶就把王俊凯给怎么样了。




即使跟玩具争风吃醋这种事情幼稚得令人无言以对,可是毕竟那是他在乎我的表现。




可是,我拎着狮子的小尾巴想,毕竟不管再怎么在乎,爱情都有期限。




这太自然了,我一点都不意外,也没觉得有什么好伤心的。




03




我约好哥们王源儿出去喝酒,喝没两三杯就觉得自己飘飘欲仙,是时候上天修真了。




王源一直在那耐心规劝,我左耳进右耳出,具体也不知道听见了什么,大概是类似于不要难过生活还是很美好一类的心灵鸡汤。




自然是没什么好难过的,万事都会过去,时间是最伟大的治疗师,第二天太阳总会冉冉升起。




这一刻我觉得我很豁达,仿佛看破红尘的世外高人。




人一高兴,酒量便没能控制住,许多杯高度数鸡尾下了肚,王源终于伸手挡住我的杯口。




东倒西歪地走出酒吧的时候,我想,诶,我为什么要因为一个傻子变得这么狼狈?




难不成我也是个傻子?




这个想法成型的那一刻,我走不动了,蹲在垃圾桶旁边摆出相当大爷的姿势,把脸埋在掌心里试图冷静。




被王俊凯背叛我不难过,被王源儿以同情又担心的眼光看着我也能掐着大腿死撑,可是我好歹活了这么多年,要突然告诉自己嘿哥们儿,你其实是个傻子,我还是有点接受不了的。




但是不管我接受不接受,事实都摆在那里。




不过我和王俊凯还是不那么一样的。就算我真是个傻子,也绝对是全世界最帅的傻子。




王俊凯那中二病能和我比么。




于是两分钟过后,我又很坦然了,站起身嘻嘻哈哈地搂着王源儿,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晃悠。




走了一会儿我有个神奇的发现,四处都是王俊凯那张熟悉而好看的脸,难不成这家伙还包了整条街,收了巨额的广告费?




我跟王源儿分享我的观点,他却只是用那种捉摸不透的眼神看着我说,千千你醉了。




屁。




老子英俊潇洒,风流倜傥,酒量过人,千杯不倒。




04




去王源儿家里冲掉一身酒气,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我再度变得神清气爽。




我洗着扑克牌说,来,王源儿,我们斗地主。




王源儿说,要三个人才能斗地主。




哦这么尴尬吗。




我丝毫没发觉自己原来已经把某个傻子的存在当成了习惯,居然还说得这么该死的顺口。




在大床躺下去的时候王源儿问了,你们要分手么?




他的嗓音清清亮亮,冰雪一样,把我的醉意冻走了一些,笑意也凝固了一些。




分啊。




我掰着手指,一样一样数给王源儿听。




分手,分家,分财产。




想到王俊凯银行账号里那笔数额不菲的存款,我的心情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好的。




钱当然是最俗的东西,但就是那股铜臭味竟然也能给人安慰。




只要别人不偷不抢,你不花不用,它就会乖乖地待在你身旁,永远陪着你。




看在它忠犬又安静的份上,就算成为一个俗不可耐的人,又有什么不好?




05




讲道理,我的俗远远不仅仅是体现在爱财上,颜控也是我从娘胎里就带出来的毛病。




三岁就给漂亮阿姨送花一类的事情我已经不想再回忆,这样的黑历史能翻篇便绝不提起。




而王俊凯第一次出现在我的视线里的时候,可谓是唇红齿白,眉眼如画,西装革履,人模人样。




我的心脏砰砰几下,整个人瞬间就栽了。




这没办法,要怪也只能怪他,没事长那么好看干什么。




我颜控是改不了的,可他不也先得有蛊惑我的资本,我才会一头撞上去么?




我中毒不浅,在失眠的多个夜晚里,和睡不着的现在,翻来覆去都还在想着他的那张脸。




也是恨不得立即起身画幅大作,原件留着自己欣赏,再复印一份当分手礼物。




坦白地讲,和王俊凯分手,我也没什么舍不得的。




只是想到以后不能近距离欣赏那么好看的脸了,就有点小遗憾和小失落。




世界上长得好的人有很多。




但和我最亲近的只有王俊凯。




我翻了个身,默默补上不小心漏掉的副词。




曾经。




06




我把行李搬出来的那一天,天气十分之好,阳光明媚,晴空万里。




没有阴云密布,没有倾盆大雨,我想渲染点伤感都缺乏气氛,只能强行把预设中苦情走心的小别离临时改成坦荡和平的告辞大戏。




在和谐的氛围里,我把行李扔进出租车的后尾箱,合上盖的时候不小心夹到手指,疼到眼泪都快飙出来了。




王俊凯就站在旁边默然看着,我不想让他生出什么我对这段感情依依不舍的错觉,从头到尾都保持着得体的微笑,哪怕手指一直在隐隐作痛。




关上车门的时候也疼,看着倒后镜里的人影渐渐变淡的时候也疼,把钱递给出租车司机的时候也疼,拿出行李走向新住所的时候还是疼。




还他妈疼得没完没了了。




把钥匙插进锁孔的时候,我还在愤懑难平地思考,究竟是哪个混账崽子王八蛋,把我一个大老爷们变得这么娇气金贵。




想想以前练舞的时候,筋都快要被拉断了,我还不是笑得云淡风轻,一派无心无念无欲无求的从容模样。




哪个混账把我的盔甲剥下,哪个混账踹开了我的心门,哪个混账一副情深如许的模样,到头来又始乱终弃。




整理好一切坐到沙发上时,我想起来了,那个混账崽子的名字叫王俊凯。




我到底是不能够立刻坦然的,于是愤怒地捏了捏狮子的脸,也没忘把从王俊凯那学来的端正坐姿,改回了放飞自我的北京瘫。




07




肥皂剧里主角失恋,总要蓬头垢面伤心欲绝好长一段时间,纸巾用掉好几盒,看起来都像鬼。




我以前和王俊凯一起看的时候就忍不住发表高见,你看所有的电视剧都是一个套路,俗。




王俊凯笑眯眯问,那什么不俗,钱吗?




我说,俗!




他说,Kiss呢?




我说,更俗!




他却露出两颗白白尖尖的虎牙,一边说着“这个其实不俗”,一边凑过来亲我。




大概是他的表情太温柔,所以我晕晕乎乎地想,好吧,可能也不太俗,虽然还是很俗,但也没那么俗。




其实现在想想,人都是俗套的。




爱财,颜控,对失去的东西略微不舍。




我易烊千玺这么优秀,却也不能幸免。




虽然王俊凯不是东西。




真的不是东西。




可我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或者再多一点点的,真的不会比那二点点还要再多的,细小而微弱的,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舍不得。




08




在超市买日用品的时候,我又倏然开悟了不少。




每一样东西都有保质期,那爱情难道便没有。




新鲜,热情,黏腻,觉得不在一起会死,这是开始。




厌烦,疲倦,懈怠,觉得在一起就想死,然后结束。




套路我都懂,摸得再透彻不过了,可自己亲身走了一遭之后,胳膊腿脚也还是有点发软。




大概是我的世界太小了,本来就没几个人,现在又走了一个,难免会有点孤单。




但绝不是不能过下去。




我看过一句话说,不能自拔的东西有两样,一是蛀牙,二是爱情。




屁。




拿个钳子对着镜子鼓起勇气就可以把牙齿拔下来了,痛感飞扬,也只在一瞬间。




拔个牙都这么容易,更别提俗不可耐的爱情。




生活的小船我一个人也能划,不会因为没了王俊凯而说翻就翻。




想清楚这些道理后,我轻飘飘回到家里,开了瓶啤酒,配上几碟小菜,恭喜自己恢复单身。




真理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09




要真细究起来,我倒不是没想过给王俊凯找点什么足以瞒天过海的借口。




什么得了病为了不让我伤心故意作戏,什么家庭反对为了不让我受罪刻意远离,然而等到这一切臆想都被推翻后,我还是不得不接受是他厌倦了旧爱找了新欢的事实。




我坚信不是因为我魅力下降了,而是因为他眼光还不够好。




尽管没能完全从失恋的阴影里走出来,在酒吧的舞池里随便扭一扭,我依然是接收到了无数别有深意的目光,心情一下子变特别好。




人嘛,都要向前看的。天下何处无芳草,我不必非得吊死在一棵树上不可。




一生也就那么短短几十年,多则过一百,及时行乐才是真理。




王俊凯不再喜欢我了,我又何必作践自己。




只是我再也找不到像他那么好看的人了,这确实是真的。




这对一个颜控来说,简直是毁灭性的打击。




10




我是真没想到王俊凯还会来找我。




他站在楼梯口,高瘦的身材,单薄的衣衫,被浓重的雾气打得微湿的额发,清澈的桃花眼,小鹿斑比一样无辜的目光。




被他那样默不作声地盯着,我堆积在心里的那些愤懑和恶气,和被他劈腿后的憋屈和不平,就像阳光下的雪糕一样,慢慢慢慢地融化,直至变成一滩乳白色的冰水。




他妈的怎么会有人长得这么颠倒是非,搞得人鬼迷心窍,理智全失。




好在我虽然抗拒不了他的脸,可我心里牢牢记着,自己分明是讨厌他。




讨厌他那双漂亮的桃花眼,讨厌他与性格大为不符的好皮囊,讨厌他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花心,讨厌他说断就断说来就来的干脆。




凭什么他就这样为所欲为肆无忌惮,衬得瞻前顾后思虑重重依依不舍辗转反侧的我像个神经病,还是病入膏肓无药可救的那种。




我掏出钥匙,对着锁孔左转右转,半天都开不了,只能以最原始也最粗暴的方式踹开门,特别易烊千玺特别纯爷们儿。




我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回头发现王俊凯还站在那里,欲言又止止言又欲的,一双标志性的桃花眼定定地锁着我。




我没心情跟他演你侬我侬的偶像剧,哐当一声关上门,把他的脸和人都隔离在外。




然后我默念了十次,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已经分手了,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再也没有关系了,王俊凯和易烊千玺从此老死不相往来了,这才觉得胸口的憋闷稍微缓和了一点。




尽管眼皮依旧发烫。




11




后来的事实证明,所谓的老死不相往来,可能只会发生在交通不便出行艰难的古代。




吃了那么大一个闭门羹,王俊凯还是照样天天来,手里拿着的东西也不重样,估计在哪个不靠谱的论坛里找了个追回前任必备物品清单。




周一玫瑰花,周二叉烧包,周三烧鸭,周四菜花,周五抄手,周六小面,周日青椒炒蛋。




我是觉得吧,一个人和另一个人再怎么过不去,都没有必要跟人家白白送来的食物过不去的。




王俊凯走后的第五分钟,我开门拿起他放在门口的抄手,没有丢进垃圾桶,而是坐到饭桌旁大快朵颐了起来。




我当然没有原谅他,可是我真心喜欢抄手。




我依旧不接受他的道歉或者说补偿,但是吃饱一点,对我本人并没有什么坏处。




最后胃里的饱足感达到了顶峰,我心满意足地瘫在椅子上。




分手也还是有分手的好处的,这顿免费晚餐我给满分。




不是为了那情意,而是为了那味道。




12




我再去酒吧里瞎逛的时候,不期然遇到了另一个好哥们儿,刘志宏。




以前学生时代,我和王俊凯王源儿还有他是形影不离的四人组,人称最帅四草。




名字不见得有多好听,反正意思是夸我们就行了。




我们略略喝了几杯,我忍不住又跟他讲起王俊凯。絮絮叨叨叽里呱啦也不知道说了多久,等到抬起头借着灯光看见刘志宏脸上的表情时,我才戛然而止。




人呐,就是犯贱。我自认为把那个傻子干净利落地从脑海里剔除了出去,结果几杯酒下肚,我的嘴巴就出卖了我。




我还真是受不了刘志宏望着我的那种眼神,跟王源儿看着我的时候一模一样,又怜悯,又伤心,还含着许多不能辩明的复杂情绪。




我易烊千玺多好一小伙,什么时候需要别人来可怜了。




少了王俊凯,我又不会死。




充其量只是活得没那么幸福。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我草草敷衍了几句昔日好友,就摇摇晃晃地走出了酒吧。




我都不明白到底失恋的是我还是他们了,红着眼眶,吸着鼻子,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似的。




哭个屁。都是男子汉大丈夫,有泪也不轻弹。




况且我也着实没什么可哭的。




13




王俊凯还是每天给我送外卖,锲而不舍义无反顾,日夜不停风雨无阻,我都有点感动了。




感动归感动,我当不了圣母玛利亚,他搂着另一个男生说着在应酬的情景历历在目,我不会因为他短时间的好就忘掉他之前的渣。




有次王俊凯来的时候,住我隔壁的大妈正好出门,我满以为她会大吃一惊,因为王俊凯正紧紧地拉着我的胳膊,保持着一个极其暧昧的距离。




结果人家大妈连看都没看我们一眼,提着垃圾袋就径直下了楼。




本来还指望来个人替我赶走王俊凯,这下可好,他力气大,我挣不脱,四周半个人影都没有,他就这么亲上来了。




大概是方才淋了雨,脑子有点秀逗,那电光雷火的一瞬间,我竟然忘了要推开他。




又或许是因为他的套路不在我的预计范围内,我暂时有点懵逼了。




王俊凯没解释过他跟另外一个男生的事,但是又这么坚持不懈地送餐过来,末了还光明正大地送上一个很俗的Kiss,我真的完全猜不透他是什么意思。




等他的手掀起我的衬衫,贴到我的腹肌上来,我被冷得打了个哆嗦,脑海中也对他的心思大彻大悟了。




爱人是做不成了,当个床上伴侣也是可以的。王俊凯的技术本来就很不错,况且生着那张脸,无论什么时候看,都是非常讨人喜欢的。




14




我们就这样莫名其妙又顺理成章地住回到一起了,有心情就来一发,没心情就各自睡,日子过得既充实,又愉快,还有一点无关爱情的小浪漫。




早知道一开始就这样摆对态度不好吗,何必要瞎搞那么多感情戏,整得两个业余演员都筋疲力尽。




我没打算把这事瞒着王源和刘志宏,很坦荡地告诉他们我和王大傻又同居了,不过纯粹只有肉体关系,再也不能谈感情了,伤肾。




他俩的表情十分怪异,估计是想不到该安慰我还是祝贺我,反正不管怎样,没有反对或者嘲笑就好。




我还是有点心虚的。跟劈过腿的前男友不明不白地重新搅到了一块,按正常人的思维逻辑,应该都不太能接受。




不过我觉得就这样过下去,也没什么不好。




反正每场欢爱都挺刺激而带劲,活像我们之间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




我懒得再对其他人负责,而对着王俊凯并不用负责,因为最开始就是他背叛了我。




要真心没有,要爱情亦无。




我们之间唯一剩下的,就只有这点俗不可耐的倒带与踟蹰。




15




又是一天忙碌归家,我看了看墙上的挂钟,九点半多一点。




再过一会,我的新晋固定床伴又要带着宵夜来了。




王俊凯最近特别喜欢穿一件白色衬衫,虽然我觉得其实他还是西装革履的样子更好看,不过管他的呢,脸好看就行,而且不管穿什么,最后还不全是要脱光光。




等翻云覆雨完毕,我在他的怀抱里做了一个极其荒诞的梦。




梦里我还是我,王俊凯却变成了稚气未脱的小孩。




我带着他去游乐园玩,觉得口渴了想买饮料,让他站在原地别走。




他个子小小的,口齿倒是清晰。喊了声我的名字,弯着桃花眼说,好,等你,我会等你。




我心里模模糊糊有种怪异的预感,但还是朝着喧嚷的人群走去。等拿着饮料回过头时,已经看不到王俊凯的身影。






尾声




空无一人的客厅里,一张报纸被扔在角落,上面尘埃遍布,旁边甚至还结了细密的蛛网。




新闻头条的标题被不知道怎么弄上去的水渍晕得模糊不清了,相比之下,作为报导的那几段小字还算清晰。




昨日重庆市交警大队发布一则寻找死者家属的启事,称于21时34分左右,在九滨路附近地段发生一起交通事故,导致一人死亡。




经查,死者为男性,年龄约为25岁,身高184cm,上身穿白色衬衫,下身穿牛仔裤,灰色袜子,事发时未携带任何能证明身份的物品。




警方希望死者家属或知情者看到消息后,速与该大队事故处理中队进行联系。

评论

热度(1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