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betes-2834

🐾

人间失格

432天:

/师生


/伪兄弟


/年龄操作






只有活得愚昧或活得无耻的人才能完全沉溺在幸福之中, 而做不到的人活在地狱里,连选择死亡也不被允许。






“老师,这道题我不懂啊,你能再讲一遍吗?”




同学们的神色变得古怪起来,Karry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无框眼镜,依旧笑得斯斯文文。




“嗯。”






发问的是班里知名的问题少年千智赫,衬衫纽扣在打架的时候被人扯掉了几个,精致的锁骨从领口处露出,摊在课桌上的作业本一片空白。




在Karry拿起粉笔转过身的一瞬间,少年飞快地站起身,从后门溜了出去。




Karry分明应该听到了动静,但却没有任何表示。




班长忍不住举手提醒:“老师,千智赫又溜了。”




“嗯。”他神色自若地擦掉黑板上的板书。“我们来看下一题。”






其实Karry就从没指望过对方能好好坐在教室里听课,而当着大家的面公然逃课这种事,他在看到千智赫的第一眼就知道少年绝对能够轻而易举地干得出来。




下班之后还得去把人找回来,过程中肯定又要大费周章地折腾一番。




没有血缘关系的先决条件框定了他和千智赫之间的疏离感。随着少年叛逆期的到来,他基本上已经管不住这个名义上的弟弟。






转了几趟公交,Karry在灯光璀璨的舞池里抓住少年略显单薄的肩膀:“智赫。”




他想说“我们回家”,但如此温馨的建议明摆着不会被对方采纳,于是换了种说法。




“我回去给你做可乐鸡翅吃。”




千智赫挑衅地扬起一边的眉毛,稚气未脱的面容隐隐显现出怒色。




“那种东西满大街都有。”




“但是我做的比那些店铺卖的都好吃。”






从喧闹的酒吧来到寂静的大街上,千智赫不耐烦地甩开Karry搭在他肩膀上的手。




Karry弯着漂亮的桃花眼:“饿了吗?”




未出口的话语被肚子里发出的咕噜声取代,千智赫恼羞成怒地瞪了眉眼弯弯的青年一眼,那意思就是“你给我差不多一点”。




Karry倒是没有趁机取笑他,只抬起手,揉了揉少年柔软的短发。




“小孩子。”






千智赫突然就加快了脚步,好在Karry腿长,没走几步也跟上了对方。




“又闹什么别扭?”




千智赫真的很烦Karry这种温柔耐心的诱哄语气,就好像他是一只挥舞着爪子的奶猫,拿着几条小鱼干逗弄观赏的感觉。




闷声不吭地上了公交,跟在后面的Karry帮他投了币,站在他所坐的位置旁边,手扶着冰凉的栏杆。




他正想问对方干嘛不坐下来,就看到青年伸出另一只手搀扶着满头白发的陌生老太太,帮助老人家坐到座位上,这才弯起桃花眼微微一笑。






又来了,这种笑容。




他最讨厌的那种笑容。




温润如玉,云淡风轻,似乎世界上没什么事情能够使这个笑容的主人产生烦恼和怒气,惊愕和沮丧。




在千智赫遇到Karry的那一天,青年就是这么礼貌而温柔地笑着,伸出手来拍了拍他的头,说:“我叫Karry,从今以后就是你哥哥了。”






千智赫转头看着窗外。万家灯火连成明亮的细长的光线。




他是为人所不齿的不良少年,是出身卑微的被遗孤儿,而Karry也不要妄想摆脱掉任何难听的,粗鄙的,让人心头发冷的舆论。




哥哥。




既然没办法一起拥有幸福,那就一块朝着万劫不复走去吧。






“味道还行吧?”




千智赫把最后一块鸡翅夹到自己碗里,从鼻子里发出一个单音节。




“勉勉强强。”




Karry还是笑,看破他的心思一样,把自己碗里那块还没有动的夹过去。




“我吃不下,给你吧。”






碗还是Karry洗的,千智赫上楼写作业。草稿本上没写到两三行,手就不自觉伸向一旁的游戏机。




一只更大的手覆住他的手背,青年漂亮的桃花眼里捎了了然的笑意。




“写完再玩。”




“我不会。”




“我教你。”






光影将青年的侧颜圈出优美的线条,千智赫心不在焉地听了一会儿,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




“我去洗个澡。”




水声从门缝里传出来,窗外的风吹动桌上的草稿本,看到最后一页纸上少年写下的端正字体,Karry的瞳孔因为惊愕猛地放大了。




整整一页纸,几百个相同的熟悉单词,像一章没有情节的故事,也像一首读不出含义的诗。




K-a-r-r-y,Karry。他的名字。






心脏因为这个意外发现砰砰直跳,甚至连千智赫穿好衣服走出来了他也不知道。




难得见到青年的怔愣模样,千智赫默不作声地欣赏了一会儿,开口提醒道:“你可以去洗了。”




“啊?哦,好。”Karry站起身,险些打翻一旁的水杯。“你把刚刚那道题再看一下,试着写写解题步骤。”




等青年走出房间,千智赫的视线落在写满了字的草稿纸上,嘴角的微笑不仅没有凝固,反而逐渐扩散开来。




他把草稿本翻回到前面,流畅地写下了正确的解题步骤,再用橡皮擦掉几处地方,改成错误的公式。






“哥哥。”等Karry从浴室里出来,千智赫这样喊他。“我今晚可以和你一起睡么?”




Karry转过头,少年琥珀色的瞳眸里一片纯真,愈发衬得他下腹处升起的火热极其不堪。




“啊,当然。”




结果完全是自找罪受。




千智赫的身体随着均匀的呼吸规律地起伏着,少年独有的纤细骨架在单薄的睡衣下显出漂亮的形状,清新的沐浴露香气在房间里暗藏涌动。






Karry帮对方把被子向上扯了一点,千智赫在睡梦中不安地翻了个身,面朝Karry,英气的眉毛微微蹙起。




他情不自禁地抬手帮对方抚平了眉,指尖游弋到那粒凸起的小痣上。




像是对他的所作所为有感应一样的,少年的嘴角旁漾出两个清浅的梨涡,双目却仍紧闭,显然并未清醒。






Karry心里一动,慢慢地凑过去,还未有所动作,就听到千智赫的梦呓。




“妈妈……”




炽热的欲望一瞬间冷却下来,他有些怜惜地拍拍少年的脊背,当作无言的安慰。




他不知道千智赫究竟有着怎么样的过去,但无疑对方缺乏一段平常而无忧无虑的童年。




即便只是名义上的兄长,他也应该负起帮千智赫从阴影里走出来的责任。






平静的日子维持了一段时间,直到管家在庭院的角落里发现一只老鼠的尸体。




这本是微不足道的小事,然而那只老鼠的死状实在是太过凄惨,肚皮被残忍地割裂破开,血淋淋的肠子暴露在空气里,带来腥恶的臭味。




Karry在一个女佣的房里找到一把尖锐的小刀。




“不是我……”面色苍白的女人哭着否认,汗水和泪水一同掉落在地上。“真的不是我……”






他不耐地让管家把人赶了出去,抬头见到千智赫站在二楼的阶梯上,赤裸的双脚踩在鲜红的地毯上,越发衬得肤色白皙。




“怎么了,不再睡会吗?”Karry走上去,握住少年的手。“手这么凉,还不穿袜子。”




“我刚才做了个噩梦,好害怕。”千智赫仰着头望着他,眼里满是惶然和恐惧。“哥哥你陪我躺一会好不好?”






两个人并排躺在床上,Karry早已把死鼠的事置之脑后,心疼地在少年背上轻拍着,试图哄对方入睡。




千智赫抬起手揉了揉眼睛,胳膊上蜿蜒着的伤痕触目惊心。




Karry当即握住了对方的手臂:“谁弄的?”




少年摇摇头,不知是不愿回答他,还是不敢回答他。




Karry的桃花眼里闪过一丝冷意。




想也知道,刀片在谁的手里,谁就是罪魁祸首。






“李叔,”在千智赫睡着后,Karry去找管家。“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不要让我再在这座城市里看到那个女人。”




面相老实的中年男子连声答应了。




本以为这事就此告一段落,在他出差的半个多月里,家里又连连发生了数件怪事。




金属食物罩打开后,出现在餐盘里的铁丝;写在浴室镜子上的血字;每天千智赫出发去学校前,门口总会出现小动物的死尸。






“那个人想害死我!”少年一贯沉稳的面容上是令人心碎的无助和绝望。“他用这些来警告我,等我不敢反抗他,他就会杀了我!”




Karry温声安抚着怀里的人,看着照片里的凌乱字迹。




他最终辞退了那个服侍自己多年的管家。




比起千智赫的安危,别的一切都是可以毫不犹豫地舍弃的。




他不想看到少年因为慌张和惊恐失去原有的灵气。






千智赫成年的那天晚上,Karry进入到少年青涩而诱人的身体里,不受控地将对方压着索取了一次又一次,直到千智赫软软地告饶。




“老师,我真的好累。”




听到这个久违的称呼,青年眼眸一黯,险些又要按捺不住体内的冲动,连忙趁理智尚存将对方抱进浴室里清洗。




违背伦常道德的禁果的滋味实在太过鲜美。他明知不妥,却无法自拔。






“如果我是女孩子,”千智赫这么对他说道。“哥哥这样做,我说不定可以告你哟。”




少年笑起来总会露出梨涡,甜美到了极致。Karry暗自庆幸除了自己不会有第二个人看到这一面。




“可是,我是男孩子。”




Karry弯着桃花眼去亲吻对方。




能把撒娇这种事情做得自然而不惹人厌的男孩子,恐怕也就只有千智赫了。




“哥哥喜欢我吗?”




“当然。”他说。一如既往地不假思索。






随着两人关系的升温,千智赫逃课的次数逐渐变少了,成绩也在缓缓向上升。身为班主任和长辈的Karry不可谓不欣慰,懂事乖巧的少年果然比叛逆期的时候要讨喜得多。




他的努力绝不是没有成果。




在这无趣而庸俗的人世间,他或许失去了活下去的资格,但却拥有了不寻死的理由。




这何尝不是好事。






在期末考来临的前两天,Karry想上天台抽烟,推开门却看到角落里重叠的人影,皱着眉头走了过去,倏然喊出声来。




“智赫!”




少年瞳眸湿润地望向他,眼里的求助意味不言而喻。Karry怒火攻心地将压在对方身上的男生扯起来,那张秀丽的脸孔在他的记忆库里对上了确切的位置。




永远位列全年级第一的资优生,家世显赫人气高涨的学生会主席,笑起来人畜无害以至于别人绝不会将不好的事情与之联系起来的模范榜样,马思远。






Karry和男生扭打在一起,直至把对方那张标致清丽的脸打得鼻青脸肿才罢休。




千智赫抽泣着跟在他身后,一瘸一拐地回到安静的个人办公室。




“老师,你会嫌我不干净吗?”




他的脑袋轰地一响,几乎想不管不顾冲回去把瘫倒在地上的马思远从天台上扔下去。可千智赫从背后抱住了他的腰,嗓音里带着伤心的哽咽。




“哥,你不能不要我……”




Karry闭着眼站了一会,回身抱住少年。






如果仅仅是作为老师,他当然没有义务安抚学生的情绪。可千智赫还是他的家人,他的弟弟,他的宝贝。




他舍不得放不开的小情人。




“我怎么会不要你……”Karry抬手摸着少年的短发,无声的叹息消失在交缠的唇舌里。




怎么可能会不要你。






回到家两个人立刻倒在大床上激烈地纠缠到一起,早被辞退的佣人和管家不用再面红耳赤地回避,只有Karry新买的宠物狗在摇着尾巴转来转去。




完事后Karry先去洗了澡,正准备将千智赫从床上也抱去清理身体的时候,看到了一动不动地蜷在沙发旁的小狗。




叫了几声也没得到回应,他匆匆地走了过去,抱起平时活蹦乱跳的宠物,温热的鲜血流满了他的指缝。




脑海里闪过许多模糊不清的场景。






神色阴沉的漂亮女人,手背上一道道细长的疤痕。




躲在女人身后的眼眶通红的小孩,紧紧咬着嘴唇,不敢发出声音。




歇斯底里的母亲,头发凌乱地朝着两个陌生人大吼。




一言不发的只知道往肚子里灌酒的父亲,稀疏的白发,无力地下垂的手指。




那只为一系列的不详事件拉开序幕的死状可怖的老鼠。






Karry没来得及理清楚零碎的线索,也没来得及去质问千智赫。冰凉的刀片无声地从后端贴紧了他的脖颈。




“哥哥。”




少年的嗓音比平时略微低沉一些,但仍旧是天真的,甚至捎了明亮的笑意。




“你喜欢我吗?”




他曾经无数次给予了少年笃定的回答,借此得到某种无形的救赎和原谅。




而这次,他没有说话,只在苍凉的冷风里僵硬地立着,随着细小的颤栗长久地沉默。

评论

热度(1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