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betes-2834

🐾

无机可乘

432天:

在酒里不是死就是活,在爱里既死不了也活不好。




BGM




第三视角,一发完结,勿上升。






我是在街角那间咖啡厅里遇见易烊千玺的。




彼时他身上系着一条围裙,骨节分明的手指拿着搅拌棍。浓醇的香味在空气里蔓延开来,他对着进门的我露出了两个浅浅的梨涡。




我想我就是在那一刻栽的。






这听起来很偶像剧,我也知道。在看到他以前,我对所有一见钟情的桥段都嗤之以鼻。




更别说是对一个同性。




然而他生的确实是好看。不是当今那种千篇一律的小白脸模样,而是有着棱角分明且英气的五官,轮廓在光影里剪出一副画来。






“请问您需要点些什么?”




我看他温润有礼的模样,就明白他是没认出我。别说认了,也许连我是谁他都未必知道。




周围有的小女生已经开始窃窃私语,我到底没敢摘下墨镜。手指在菜单上划拉了几道,随意指向一个全新推出的品种。






付账后他询问我的姓,我犹豫了一会,还是如实以告。




“姓王,王者的王。”




我从没有一次觉得经纪人给我安上的介绍如此中二。易烊千玺也笑了,不过绝无嘲讽的意味。






“我认识一个长得和你一样好看的男人,也姓王。”




那时我只顾沉醉在他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里了,没把他的话听得仔细。




后来我常想,要是我有预测未来的能力,我一定在他说完那句话后就高冷地点头转身,给彼此一个酷炫的回忆。






但我没有。




于是我傻乎乎地跟着笑了笑,把墨镜摘了下来。




咖啡厅里的吸气声和尖叫声此起彼伏,但我也管不得那么多了。




我只是希望易烊千玺能记住我这张脸。






“王源你是不是疯了?”到了车上,助理的气还没缓过来,喘得跟个抽风机似的。“谁让你在那种公共场合摘下墨镜的?还嫌我一天到晚照看你不够累是吧?”




我看了一眼窗外状若疯狂的粉丝们,不紧不慢地打开咖啡盖。




易烊千玺拉的花可真好看。和他的人一样,完美得无可挑剔。






“别气了。”喝下一口咖啡,我心情极好地拍拍助理的肩。“这可是免费的真人版釜山行,别人想看都还没机会呢。”




助理的白眼翻破天际。




我又想起易烊千玺笑的样子。梨涡里像是蘸了蜜,甜而不腻,勾人心魄。






那天的综艺录制,我破天荒没有怼天怼地。主持人也是个会制造卖点的,拿着麦克风戏谑道:“王源你今天心情好像很好啊,不会是找到真命天女了吧?”




我微微一笑,并不作答。台下的粉丝哀嚎一片,另一个嘉宾连忙打了圆场。




“就王源那样,拍个吻戏都能NG十次八次,还找女朋友呢,练个十年再说吧!”






观众席上爆出一阵大笑,我也很给面子地撇了撇嘴,作出一副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的模样来。




脑海里却浮现出易烊千玺的面容。




设若和我搭戏的女星能有他十分之一好看,我都不至于那么难进入状态。






去那间咖啡厅的频率高了,易烊千玺也会在工作的间隙里和我聊上几句。




“源儿哥你第一次摘下墨镜的时候,我真的被惊艳到了。没摘下来之前就觉得你很好看,摘下来之后,帅得掉渣。”




别人的马屁我是油盐不进的,可是易烊千玺的夸奖,哪怕掺了八成客气,我也会照盘全收下。






“那是。”作为当红鲜肉,我对自己的外貌还是很有信心的。“是不是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易烊千玺还没说话,那边店长就在喊他。他歉意地对我笑了笑,说了句“下次再聊”就转身走掉了。




我兴致索然地把剩下的咖啡喝了,打了个哈欠,回到专车上。






易烊千玺讲话字正腔圆,我就是听都能听上一整天。要不是看在经纪人辛勤栽培我的份上,我还挺想淡出娱乐圈跑咖啡厅当个服务员的。




“王源。”助理喊我,表情是千年难见的严肃。“你不会是看上那小子了吧?”




我装傻的本领从来都是一流的。“你说谁?”






“就那个服务生小哥啊,长得倒是挺帅的。”助理摸着下巴嘀咕了几句,又抬起头来警告我。“你可别给整出什么圈外绯闻来,到时要被公司封杀,谁都救不了你。”




我的眼神一派无辜。“绯闻?我出道这么久了,你见过我和谁传绯闻吗?”




事实摆在面前,助理也无话可说。我暗暗好笑地拿出手机,给易烊千玺发了条微信。






“你源儿哥去拍海报了,小千千有什么话要对我说的吗?”




透过车窗我看见易烊千玺从裤兜里拿出了手机,认认真真地发来一句加油,附上一个轻松熊比心的表情包。




怎么会有人这么可爱。我的心都快被萌化了,恨不得下车去狠狠揉揉他那短而清爽的黑发。






车向前开,我眼睁睁看着易烊千玺越来越远。不知道是突如其来的心电感应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他忽然抬头看向了我的方向,随后抬起胳膊握紧拳做了个打气的手势。




我需要极力控制才能使自己不会从车的天窗中飞出去飘到天上。




易烊千玺对我肯定是有好感的,我就这么轻而易举地下了这个判断。也正是这个离正确轨道偏离太远的判断,把我带上了一条没有止境的不归路。






我在一个周六的晚上约易烊千玺出来吃饭。三杯酒下肚,我给自己壮了壮胆,开门见山道:“你知道我喜欢你吧?”




易烊千玺怔住了,放下了手中的杯子,一动不动地望着我。我隐约觉得哪里出了差错,嘴巴和大脑却已经不太受自个儿的管制。




“你不是也喜欢我的吗?”






等待答案的时间很漫长。落地窗外的路灯投下昏黄的光,打扮时尚的摩登女郎踩着高跟鞋噔噔走过。




“我有别的喜欢的人了。”易烊千玺的表情既真挚又歉疚。“对不起,源儿哥,可能是我没有说清楚。”




酒精是个好东西。麻痹人的大脑,思想,还有痛觉神经。




我居然也没觉得特别难受。






“那你还每次都来陪我聊天,你还给我拉那么好看的花,我观察过了,你没给别人做过拉花的。”




我觉得我现在挺像剧本里无理取闹的女主角。但是定位不同,我其实是个跑龙套的炮灰,还没上场就被cut了戏份。




“是。”易烊千玺歉疚的神情映在眼里,反倒使得我说不出更重的指责的话语。“我是把你当成很要好的朋友,源儿哥。但是我真的没想过你喜欢我。”






朋友。我又灌下一杯酒,借酒消愁愁更愁。狗屁朋友。




“你没想过?我一个大明星,天天往那小破咖啡店跑,你当我真亲民?”




把真心话一股脑倒出来的样子太难看。可我着实是很憋火。






“既然你把我当朋友,就说实话吧。是不是因为我跟你喜欢的那个人很像,所以你才对我那么好?”




易烊千玺抿了抿唇,说:“你们只是姓氏相同。别的方面......没什么共同点。”




不是狗血的替身戏码,我总算缓过了一点劲。“你们分手了?”






“没有。”易烊千玺拿出钱包来,把一张大头贴塞到我手中。“他出国了,再过半年就会回来。”




我看着照片上两个面容青涩的小屁孩,愣是被逗乐了。“这都什么时候的了?你俩竹马竹马啊?”




“嗯,从幼儿园开始就玩得很好。”易烊千玺也没在意我语气中的讥讽,平静地看着我。“所以我和你是不可能的,源儿哥。”






他倒坦荡。




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话语说得清楚明白,缝隙都不给人留,不会要撩不撩地在那晃悠,徒吊人胃口。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庆幸他的实诚。






“行吧。”我站起身,酒精的后劲弄得脑袋里全是潮水的声音。“就当你源儿哥自作多情,过了今天就忘了这茬吧。”




“那我们还能当朋友吗?”




易烊千玺估计是不知道他那种亮晶晶的眼神有多像看到了碧绿青草的小绵羊。又温驯又充满期盼,是个人都没法说出拒绝的话。




更何况我还挺喜欢他。






“能啊,怎么不能了。”我尽全力撑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等哪天你哥我找了女朋友,回想起今天这事,肯定笑得肚子疼。”




其实不用等那么久,我现在就觉得胃疼。苦水翻搅着不平息,再坐久一点我恐怕都要呕出来。




我把易烊千玺送上出租车,风度翩翩地和他挥手。等汽车变成一个小而圆的黑点,我靠在一旁的汽车站牌上,闭上眼感受着扑面而来的凉风。






王源,男,二十五岁,娱乐圈当红巨星,出道十年,从未有过绯闻,头次暗恋,告白失败,在街头吹风冷静。




我被自己想象出来的新闻通稿逗笑了,很没形象地在荒无人烟的大马路旁前仰后合,眼泪都给乐出来了。




助理打电话来催我回公司,明天还有访谈要接。我不得不打车回去了,把一段还没萌芽的爱情抛在寒风中。






我那晚应得潇洒,过后却还是没忍住,照旧三天两头往咖啡厅跑。如此几月过后,易烊千玺终于端着新泡好的摩卡走过来,在我对面坐下。




“你喜欢我,也没什么好。我们都是男的,我不聪明,也不漂亮。”




我几乎要因为他英气面容上的正直神情笑出声。






其实他说得也对。我就是再怎么掏心掏肺地喜欢他,也得不到什么实在的好处。




可要是感情这玩意真能控制,我也不至于落到这般地步。




“不喜欢你,就把你当弟弟,行了吧?”我睁眼说瞎话,脸上没半分愧色。“也不枉你喊我那么多句哥。”






定下了兄弟关系,我又放开了和易烊千玺交心。越熟悉他我才越知道,他压根就不是表面上那副温柔乖巧的样子。




他话不少,折腾起来比我还疯颠。联手把整个餐厅的服务员都整蛊了一遍,要不是我俩长得好看,可能真的会被揍成肉饼。




而我真正见到他截然不同的一面,是在一家热闹非凡的酒吧里。






那晚剧组杀青,包下了酒吧庆祝。导演过来赔着笑,说今晚有场很精彩的表演,一般人都看不到。




我心不在焉地喝了几口酒,台上的灯光暗下来。整个场子都静了,连我也不自觉地直起了身。




音乐的前奏响起,聚光灯也慢慢亮起。我的眼珠简直要蹦出来。






台上的不是别人,正是搅了我多晚好梦的易烊千玺。




与白天在咖啡厅里的正经装扮不同,他穿着一件很薄的白衬衫,结实的腹肌线条若隐若现,紧身皮裤裹着两条又长又直的细腿,勾起唇魅惑一笑,颠倒众生。




四周的人一阵欢呼,而我就像拔了电源的电吉他,半点声都发不出来。






我自认为已经足够了解他,实际上他还有许多我没看过的一面。




几曲舞毕,易烊千玺大汗淋漓,礼貌地朝台下鞠了一躬,视线转到我的方向,笑容就此凝固。




娱乐圈混了这么多年,我已经很懂得如何化解尴尬。但是目前的场面却容不得我施展半点身手。






导演把易烊千玺带到我面前,笑容里别有深意。




“这就是王源,我们组里的男一号,红得发紫。”又对着我道:“这是易烊千玺,酒吧里的金牌舞王,可惜没有进军娱乐圈的想法,不然准保迷倒一大票人。你们好好聊聊,啊。”




我看向易烊千玺,他的瞳眸深不见底,我不知道他正在想什么。






其他人都陆陆续续走了,“无意”地给我们创造独处的机会。等最后一个酒吧服务生也换回便服出了门,易烊千玺一言不发地跟着走了出去。




外面倾盆大雨,一片白茫茫的帘幕,把污浊都冲刷到地沟里。




易烊千玺没带伞,就这么走进雨中,抬起手想拦车。






“弟弟。”我举着伞喊他,被粉丝们称赞为清亮的薄荷音此时沙哑得有点难听。“你过来。别淋感冒了。”




他看着我,脸上是小动物般的警惕和防备。那双琥珀色的瞳眸晶亮亮的,在夜色里相当璀璨。




“要是让人包养,我宁可不要这钱。”






“我知道。”我撑着伞走过去,安抚似地用空着的那只手摸摸他的头。“我知道。”




他多好。只可惜不是我的。




他从没给过我半点机会和希望。可我就是没法死心。






我后来问了导演才知道,易烊千玺是被他半哄半骗带过来的。也不知道这快修炼成人精的导演从哪里打听到的消息,知道我对咖啡厅的帅气服务生有意思,这才想给我个“惊喜”。




为了安慰易烊千玺,我特意在一个节目里捎上了他,让他上台表演一下自己编的舞蹈。




他不喜欢娱乐圈,也没有要进来的意思。可他是真的喜欢跳舞。






几次出场过后,易烊千玺的人气以惊人的速度日益飙升。大家都对这个圈外的舞者极有兴趣,还自发地组成了粉丝团,在他会出现的综艺里给他应援。




我没事的时候也爱在手机上看缓存好的视频,都是他的小粉丝们从各个角度拍到的易烊千玺。






扭腰。顶胯。甩臀。




他一到舞台上就能发出点燃全世界的光,梨涡深浅都致命。




所以那么多人喜欢他,不是没有道理的。




我不过就是这里面的一份子罢了。不奇怪,不丢脸,不特别,不深刻。






和我熟得不行了之后,易烊千玺终于愿意分享一张他喜欢的人的近照给我看。




“源儿哥,你看他抱的这只猫,是不是很像我?”




我呵呵两声。“哪里像?”






他的梨涡陷下去,甜得魅惑。




“哪里都像。主要是,王俊凯抱着我的时候,也是这么温柔的表情。”




沉稳老干部,成熟小王子。要不是别人的滤镜太厚,就是我实在是太了解他。




扯淡能力满级,幼稚得像三岁宝宝。






其实那张照片上的青年是低着头的,我看不大清容貌。




是易烊千玺的笑让我觉得输了。




那也是我第一次知道他喜欢的人的名字。王俊凯。




听着怎么这么蠢,哪有我的名字好听。






他先是藏着掖着不愿意告诉我这个名字,等到了后来,我的耳朵都被这个名字磨出了茧。




易烊千玺真的非常不乖,动辄去酒吧嗨浪。生日那天被我抓包了还不认错,梗着个脖子耳朵通红地朝我喊。




“你把王俊凯叫过来。”






我乐了,气的。叫个屁,我连那家伙的手机号码都没有。




而且在那遥远的大不列颠帝国是能立刻长双翅膀飞回来给这位醉生梦死的朋友一个公主抱还是怎么着。






易烊千玺的眼神很清明,我差点看不出来他醉了。




甚至在他撞到玻璃门的前一秒,我都还以为他脚下走的是最新的流行舞步。






吃力地将人拖出酒吧,一个小女生红着脸走了过来,跟易烊千玺要了签名,随后又朝我笑道,小哥哥好可爱,就是话太少了。




我真是不忍心告诉那小姑娘,你的千玺小哥哥一天能给我念叨五百句王俊凯,话唠得一逼。






“其实吧源儿哥我告诉你个秘密。”易烊千玺签完了名,搭着我肩膀转身,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一勾,挑起空气里温柔春风。“我就知道你要在我生日这天送我秋裤,特意备了剪刀呢。”




可太感人了,我眼泪尚在酝酿,他又挑一挑眉,这次视线转向白花花的膝盖。




“这条裤子,是当初王俊凯出国前送的。”






又是王俊凯。




我皮笑肉不笑,“你别告诉我那块破布是王俊凯给你缝的。”想了想,加上俩字。“亲手。”




“诶哥们儿你会读心术啊?”易烊千玺惊喜的模样真挚到变形。“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我家凯凯很贤惠?”






贤惠个锅铲,嫉妒使我面目全非,只觉得他家凯凯的审美和颜值成负比。




缝得真他妈难看。




我按着这醉娃的头,把他给塞进出租车里。






跟司机说了目的地,易烊千玺还没消停,又开始拉心模式。




“源儿哥你看看这段话。”




我凑过去,易烊千玺的短发贴着我的脸颊。






他在刷微博,用的是小号,某位知名情感博主的零杂鸡汤就这么猝不及防地入了我的眼。




“我建议你还是去喝酒,别去爱了。因为在酒里不是死就是活,在爱里既死不了也活不好。”




我没来得及发表感想。易烊千玺靠在我的肩膀上睡着了。






挺对的,我看着窗外模糊成抽象画的灯海。要不大家都去喝酒吧,何必爱得这么辛苦。




死不了,也活不好。处于异地恋中的他是如此,我难道便不是。




他好歹有个念想,再过几个月王俊凯便能回来与他终成眷属。而我再怎么对他好,到底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我去易烊千玺家里玩,这家伙藏得真够深的,满床的轻松熊和鼻孔鸡,架子上还有一盒Hello Kitty糖。




没来得及嘲笑他的少女心,我的注意力被墙上贴满的照片吸引了。




虎牙尖尖的王俊凯,桃花眼弯弯的王俊凯,睡觉睡得嘴巴大张的王俊凯,不知道为了什么节目戴假发抹腮红穿女装的王俊凯。






易烊千玺在厨房里泡茶,我真想趁这个空档把墙上那些照片全给撕下来。




这样的情深不寿,放在电影里是感人的,放在我面前,我只觉得眼睛被闪得都要瞎了。




“他在国外,你也不跟他联系的吗?”






“联系啊。”易烊千玺的嗓音隔着几面墙传来。“每晚都会视频聊天。”




我着实没辙了。要是王俊凯出个轨,或者少一晚不跟易烊千玺聊,我也许还有一点微弱渺茫的希望。




但是他俩连条缝隙都不给第三个人留。






“弟弟,你喜欢王俊凯的什么啊?”喝了一口热饮,我的掌心没那么凉了,自个儿上赶着找虐。“外表?性格?”




要是易烊千玺娇羞一笑说一句“全都喜欢”,我可能把手中的普洱全浇他头上去。但他还算坦诚。




“一开始就是那张脸嘛,好看。你也知道的,射手座,没一个不颜控。”






“后来是因为,他真的很温柔。”易烊千玺笑得很灿烂,只可惜缘由与我无关。“会在校庆演出前帮我整理刘海,会买热奶茶给我暖手,会监督着让我不穿破洞裤,会去宠物市场挑选他很害怕的蜘蛛送给我。”




茶太浓了,在嘴里泛起苦。我憋了半天,只憋出一句“那祝你俩百年好合啊”。




“等他这趟出国回来,我们就去荷兰订婚。”易烊千玺的神情和语气都轻描淡写的,我却快被成吨的狗粮压得喘不过气。






可以可以。别人秀分快,可他和王俊凯能秀一辈子。




我实在是不甘心,“他就没有缺点吗?”




“有的吧。”易烊千玺笑了,大抵是我气鼓鼓的表情太滑稽。“他是处女座,强迫症很严重,每次和他去唱K,他都非要把麦克风的线码齐了才肯给我唱。”






我搓着膝盖,仿佛能把裤子搓出一个洞来。




“那你不嫌烦吗?”




“不会啊。”易烊千玺托着下巴,琥珀色的眼睛里柔光流转。“毕竟,他好看嘛。”






易烊千玺说完就笑了,我也跟着扯扯嘴角。




他大可不必将自己的深情归结得如此肤浅。若真的只是看脸,他又怎么没有移情别恋爱上我。




我不愿意再去想他究竟有多喜欢王俊凯了,也实在是觉得掂量不清楚。




反正大抵比我对他的喜欢还要多很多。






易烊千玺和王俊凯视频聊天,我死活要赖在旁边看,他挣扎了一会也默认了,由得我把下巴搁他肩膀上旁观,反正他这边没有开摄像头。




就算再不情愿,我也不得不承认,王俊凯长得确实漂亮,笑起来也很明朗,虽然千玺戴着耳机我听不到声音,但想来对方的嗓音也一定是温柔而耐心的。




我输得不亏。






王俊凯回国的日子就快到了,易烊千玺整个人也精神了很多,本就俊朗的面容闪闪发亮,帅得我移不开视线。




我看着他收拾好行李,又陪着他到了机场。季节还在冬天的尾巴,冷风吹得我鼻尖发红。




“我们可能,很久都不会再见面了。”手里的咖啡开始变凉,杯壁的余温传到指尖。“你会想你源儿哥吗?”






他没有回答,只是漾出两个迷死人的小梨涡。




我也笑了。




他知道答案的。我也知道。可我偏偏还是要问。






我陪他等着王俊凯到达,再接着他们就会坐上另一趟航班。




耳机里放的歌是他和王俊凯一起唱的,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萤火》。




最后那句,他的尾音未收,王俊凯又接上了。




我会陪着你飞向,任何地方。






还挺应景。




我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冲动的想法,也不打算和易烊千玺商量,就只是假装不经意地问他,你们去荷兰的航班是多少?




他告诉我了,我借口要去上洗手间,在他看不到的地方走向服务台。






我想跟他们一起去荷兰。




我不能参与这场爱情,但起码也能见证。更何况易烊千玺和王俊凯之间的感情,没有人比我更了解。




机场服务员带着标准的职业微笑帮我查询了信息,随后跟我道歉说,对不起先生,没有您所说的这趟飞机。






我莫名其妙地看着她,刚刚易烊千玺才跟我说了航班号,我怎么会记错。




“你确定没有任何信息吗?”




服务员又仔细地查询了一会,认真地给出了答复。




“五年前这趟飞机就失事了,机场从此就取消了这个班次。”






我要用很大的力气,才能让牙齿不磕碰得那么厉害。




“当时有......多少个幸存者?”




“十五个。”服务员十分耐心地回答着,把详细的情况告诉了我。“还有一对同性情侣,一位安全逃生,但是陷入了昏迷。另外一位......”






不用再听下去了。




我回到了候机室,易烊千玺还在原地。周围人潮汹涌,而他时不时就会仰起头去看显示屏。




“有一次机场里人很多,我走丢了,王俊凯就回过头,大声地喊我。”






我说不出话来,只能沉默地站在那里,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




我做不到把我已经知道的告诉他。我不敢想象那会带来怎么样的后果。






难怪他从未和王俊凯通过电话。




难怪视频里青年的动作总让我觉得眼熟。




他在一遍遍地播放过去的通话视频。而他根本没意识到这点。






天色渐渐暗下去,机场里越来越冷,也越来越安静。




在我开口之前,易烊千玺忽然笑道:“王俊凯!”






我顺着他所望着的方向看过去。




那里空无一人。

评论

热度(2061)

  1. 来看文的432天 转载了此文字
  2. 天凉好个秋432天 转载了此文字